異形 聖約:影評與劇情解析──聖約才是開始

i-Alien-Covenant1

觀眾您好,為了推出更好的內容服務,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中的影評,將分為兩種:第一種僅包含電影評價,此影評乃服務需快速選出該看哪一部電影的觀眾,不希望因提到過多故事劇情而破壞了觀影感受。第二種則會包含評價與劇情及故事的討論與解析,此種影評則給予看到喜歡的電影後,想得到更多劇情解析的觀眾。本篇為第二種,若不希望被過度劇透請點

這次,部份觀眾指出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變了、不一樣了、不像以前了,史考特似乎難以再拍出能超越自己已往的作品,就像《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續集的《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皆難以超越《異形》(Alien)。然而面對這些看法,我希望能以這個角度看:如果我們不用他過去的作品當作標準來看雷利·史考特,那《異形:聖約》是一部成功的作品,就像《普羅米修斯》一樣成功,史考特沒有變,他仍然很大力地拍電影,我們需要花點時間整理我們所體驗到的故事。

編劇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每一個故事都會有一位成功的角色,而這個角色應該長什麼樣子,這就沒有一定了,在《異形:聖約》中,大衛(麥可·法斯賓達飾)正是故事中非常成功的角色,他貫穿了整個世界,解釋了人類的動機,與異形的關係。一艘開往銀河另一端的殖民太空船,在途中發現一另個更好、更近的星球來發展殖民地。

在大家探訪星球時,兩位隊員因接觸了異形的蛋,而被寄生,變成孵化的溫巢。當所有隊員眼看著將被異形殲滅時──大衛出現趕走了異形,他告訴大家普羅米修斯號所遭遇的一切,而他是一位人造人,故事也說出了他的來歷。

編劇約翰·洛根(John Logan)、但丁·哈珀(Dante Harper )刻劃大衛是一個極度聰明的人造人,不僅能理性地分析,比人類更加冷血、狂傲,就像創造他的人韋蘭(蓋·皮爾斯飾),他認為人類需要向前,我們不再是受到自然約束的生命,透過人造人來突破人類的瓶頸,然而他看起來存在著幾分猶豫,大衛似乎看透了他

而大衛就像一個自大的人類,他擁有人類的狂妄,以及暴君的冷血,在創造生命、基因交雜的優化路上,不存在一絲遲疑與恐懼,沒有人能說他錯了,因為當人已經狂妄、自大到自許宛若神一樣的存在時,他的行為不存在錯誤,即便犧牲生命,仍是必要之惡。對於還存在人性的韋蘭來說,沒有將自己視為神,多少都會質疑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否正確,害怕所做的一切會帶來災難,然而他以聖經中的猶太英雄大衛王,創造了大衛,就像韋蘭一手創造了神般的帝王。

大衛從韋蘭身上看到對自己行為的恐懼與迷惘,但是大衛卻繼承了韋蘭想操控生命的野心,因此他來摧毀生命,使基因交融,創造更優秀的生物,異形就這樣誕生了。聖約是指神與人或宗教團體之間的協定,這種關係就像韋蘭與大衛。

導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完美

雷利·史考特仍秉持著他一貫說故事的邏輯與方法,《異形》是一部陳述人類於現代文明的心理與生命,以哲學、數學、神與宗教的角度來說故事,史考特將大衛刻劃得相當精緻並且銳利,故事的進行完全仰賴這個角色,電影開始的白色房間與大衛像,以及快結束時的物理及太空中水氣凝結,皆著實展現了雷利·史考特的影像之美,他創造了《異形》,而《異形:聖約》則是延續了這項成就。

演員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大衛這個角色不太好演,因為綜合了冷血與理性,暴行的殘酷就是不存在感情,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存在質疑,宛若一台機器在做大量的困難決策,因此在高智能與冷血的綜合下,形成了一種獨樹的邪氣,不論是聽著華格納(Wilhelm Richard Wagner)的『諸神進入瓦哈拉』,還是對異形的迷戀都富含韻味,而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則是將這種邪氣演出超越想像的力道,大衛推動故事的進行,法斯賓達推動大衛,故事的精粹也來自於此。

總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異形:聖約》是一部開始般的起源,就像每則故事都有一個起源,但這個起源多半會消失或者不被探討,然而雷利·史考特則是將這個起源拍得精湛又銳利。

圖片來源二十世紀福斯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