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夢:影評與劇情解析

an-odyess-of-dream

觀眾您好,為了推出更好的內容服務,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中的影評,將分為兩種:第一種僅包含電影評價,此影評乃服務需快速選出該看哪一部電影的觀眾,不希望因提到過多故事劇情而破壞了觀影感受。第二種則會包含評價與劇情及故事的討論與解析,此種影評則給予看到喜歡的電影後,想得到更多劇情解析的觀眾。本篇為第二種。

當我們詢問自己小時候的夢想──那是一個可能想不起來的答案。不論是因現實所逼、還是遭愚蠢的教育摧毀、又或者是自己放棄了,其實這些都是讓夢想遠離我們的因素。然而,如果堅持,不斷的堅持,即便在下課畫畫導致意外而被記過、即便將畫好的作品藏在同學家而不敢被發現,因為藝術而離開台灣而遠赴美國天天燃燒自己似地創造藝術,以上都是台灣知名畫佳呂游銘的人生,不論處於什麼狀況,他都堅守自己的童年夢想,而《童夢》則以電影的形式,一格一格的記錄呂游銘老師的人生。

導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完美

《我們的那時此刻》提到台灣電影的新一波浪潮來自記錄電影,撇除所有既定的規範下,記錄電影的拍攝更加要求原創與即興。我們甚至可以將一部記錄電影視為一位導演的即興影像創作,在一切都沒有設定的情況下、在沒有人知道下一個鏡頭應該擺在哪裡,如此才能拍出一部情感豐富的記錄電影。

新銳導演賴俊羽,他的《童夢》一點都不生硬,相當柔軟,就像我們在呂游銘老師旁,聽著他敘述他所知道的台灣、他從藝術中得到的知識、不斷思考,理性告訴他如何更有效地創作、來到美國,如何使自己在家庭與事業,家鄉與夢想找到最合適的平衡。藉由賴導演的凸透鏡,我們看到了一位畫家最真實的人生。

呂游銘老師相當喜歡畫貓,而老師的夫人也特別提到:貓在呂游銘老師的人生中相當重要,從童年到現在都有貓的陪伴。這大概是一種反射,呂游銘老師每一幅畫的貓象徵著自己的,從個性到行為、從人生大事到生活小事,都有著自己一套方式漫步在台灣與美國、家人與事業之間。呂游銘老師特別說到:看到好的畫面就要拍下來!因此《童夢》有許多畫面為賴導演與老師的公路之旅,每一個側拍、背影都著實地顯現藝術家的桀驁不馴,更展現了賴導演如何使影像的情感擴大、萌芽,也是為什麼給完美評價的原因之一。

隨著電影的演進,我們能看到許多過去的台灣,再每一個歷史的痕跡中,呂老師找尋著年少、孩童時期的足跡,進步的改革同時也洗刷了許多人的記憶。在《童夢》之前有誰能完整的描畫五十年前的萬華與台北?並且也看到了影響呂游銘老師一生的貴人。當呂老師還在就讀龍山國小時,學校的美術老師發現了他的熱忱,便給了他工具與概念,曾因畫畫使同學圍觀導致意外而被學校處分,老師與家長紛粉禁止他畫畫,更將每一幅畫藏起來。

對此,呂老師說:我好像有罪,但我不知道犯了什麼錯,但我知道我做錯了。然而這位美術老師使呂老師大步地走在藝術的路上,就是因為一句:你想畫畫嗎?我們才能看到現在的呂游銘。愚蠢教育一直都是台灣的重大議題,有多少年輕學子因為一張紙上的各種分數而放下畫筆、棒球、小提琴,最重要的是放下了快樂。賴導演透過《童夢》說出了台灣被忽視的慘痛,這個部份的情感最觸動人心,可能連影像的框架都裝不住,於此,我也想不到有什麼理由不給完美的評價。

從《童夢》我們能清楚看到呂游銘老師的銳利雙眼,那是一雙堅定於創作眼神,看到好的畫面、構圖就要記錄下來,就像賴俊羽導演用《童夢》解釋了回家,家是我們的根,能夠與任何人分享,但當中的溫暖卻只有自己才能體會。賴導演拍出了一部屬於台灣的電影,看到好的情感就開鏡拍下來,這個情感非常龐大、渾厚也溫柔。台灣將出現一位非常傑出的新銳導演,他的名字是──賴俊羽。

總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完美

賴俊羽導演說了了一個很棒的人與土地、人與藝術、人與貴人、人與家鄉的故事,我們能從電影的每一個鏡頭感受到家帶給我們的歸屬感,並用《童夢》傳達出:不論你是誰,都想要回家。

圖片來源勤習堂電影有限公司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