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lit

一般人的歧視眼光是因為自己做不到,所以才會出現歧視與傷害。當鄙視達到臨界點便會形成反撲,這也是為什麼第24個人格正在形成,這是對鄙視與歧視的反撲。一個角色必須要演出多種人格,這是一種表演上的挑戰,不過詹姆斯·麥艾維非常成功地演出每一個人格,不僅層次分明,更像一個獨立的個體,這點也是《分裂》中相當精彩的部份。

The-Village-of-No-Return

故事提到國民政府推翻了清朝,因此民主意識興起,這就像田貴跟村民說這件寶器能讓你忘記不開心的事,沒有憂愁,生活自然就開心了。然而這是一種逃避,忘憂能選擇你想留下什麼,這點是否與民主的感覺相似?你能夠選擇誰能夠留下來,因此我將忘憂解釋成競選時的政見,讓我們能再度燃起希望

《夜行人生》 來源華納兄弟

電影沒有既定的呈現形式,不論觀眾還是電影工作者,都在乎是否能發現好故事,班·艾佛列的自導自演,就像他很清楚這則故事怎麼拍,因此他也很清楚這個角色怎麼演,因此這三部的力道皆非常紮實,自導自演應該也是班·艾佛列的風格,他能用自己的方法說一則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