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勢力:影評

BLACK MASS

當我們認為《教父》(The Godfather)是一位男孩成長為男人必須吸收的電影,那強尼‧戴普(Johnny Depp)所是演詹姆士‧白毛‧巴爾傑(強尼‧戴普飾)則是一位成熟的男人需要心狠手辣、無情冷血時,我們能夠使用《黑勢力》(Black Mass)學習那一份人類心中的恐懼。強尼‧戴普完整演出了天生的罪犯,在他突破自我完成的從影最佳演出的同時喬爾‧埃哲頓(Joel Edgerton)與班奈狄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皆承載了天生罪犯的暴力,也成為了電影中不可或缺的精彩配角。

經典的《教父》從美國新浪潮至今,其乃無法超越的黑幫電影。雖然在後續《教父2》(The Godfather Part II)與《教父3》(The Godfather Part III)都擁有媲美第一集的高評價,但在我們的心中《教父》仍然有無法抹滅的地位,不論艾爾‧帕西諾(Al Pacino)或馬龍‧白蘭度都(Marlon Brando)皆是難以超越的精彩演員,我秉持這項立場觀賞《黑勢力》卻完整地顛覆了我的看法。

我們對於演員的認同與肯定,來自我們喜歡他在一部作品裡的演出,可能是一個動作、一個聲音、一個表情,讓我們喜歡他詮釋角色的風格。當然強尼‧戴普不是只有瘋癲,若說起他與提姆‧波頓(Tim Burton)合做過的作品,那些作品確實可以稱為:神秘又懸疑。

從提姆‧波頓的《剪刀手愛德華》(Edward Scissorhands)至高爾·韋賓斯基(Gore Verbinski)地《神鬼奇航:鬼盜船魔咒》(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我們確實可以看到戴普從神秘又懸疑轉變成瘋癲帶幽默,對於他的期待似乎不具太多要求與轉變,然而戴普卻以《黑勢力》驚艷了我們的印象與感受,這點絕對是身為演員最佳地美德,可能帶著部分的運氣,但是強尼‧戴普確實就像一位天生的罪犯。

根據迪克‧萊爾(Dick Lehr)與杰拉德·奧尼爾(Gerard O’Neill)的同名著作改編,兩位編劇馬克‧梅魯可(Mark Mallouk)傑斯‧巴特沃斯(Jez Butterworth)使用了相當多的核心與細節來突顯詹姆士‧白毛‧巴爾傑,不論是巴爾傑如何對待叛徒,還是因為約翰‧康納利(喬爾‧埃哲頓飾)而成為聯邦調查局的證人,皆相當細膩地敘述了巴爾傑的種種行為,因此我們的觀影感受相對不太輕鬆。

並且透過導演史考特‧庫柏(Scott Cooper)呈現,他更完整地轉化了《黑勢力》於劇本上的堅硬,這也是最符合的方式,當詹姆士‧白毛‧巴爾傑不是一位神秘的智慧犯,而是能控制及主宰的暴君,他絕不會假他人之手,你的視線只有他直到斷氣。史考特的影像就如同詹姆士‧白毛‧巴爾傑──逼迫我們的觀影感受。

曾經是演員的史考特‧庫柏在《黑勢力》中展現出相當完整的情緒,他給予強尼‧戴普的各項指示與指導,使戴普推展至新的詮釋階段,也因是演員出身,影像中的戲劇韻味才會如此強烈,透過大量的定點拍攝取代了我們常見的攝影機運動,他讓演員占據畫面、他讓演員盡情發揮,推砌了戲劇高峰的成功作品。

《黑勢力》有兩位不可忽略的男配角:喬爾‧埃哲頓與班奈狄克·康柏拜區,這兩位乃相當重要的推展,當詹姆士‧白毛‧巴爾傑犯罪時,他們紛紛利用角色的立場與心境完成畫面、完成巴爾傑、完成《黑勢力》

班奈狄克·康柏拜區飾演比利‧巴爾傑,身為詹姆士‧白毛‧巴爾傑親兄弟,不僅沒有加入黑幫,反而競選市長,成為眾議員。政治人物有一位罪犯兄弟,怎麼可能不被放大檢視?因此康柏拜區花費許多時間在準備比利‧巴爾傑的矛盾與交戰。例如:他在辦公桌簽公文的那一幕,從不捨到懊悔甚至丟筆,每一項情緒皆非常精準又動容,並且我們能從比利的腔調察覺康柏拜區成功,如果沒有深厚地演技與準備,非常困難雕琢比利‧巴爾傑的腔調。

約翰‧康納利這位角色確實選得太完美,因為喬爾‧埃哲頓無比地適合這位角色,約翰‧康納利的野心相當龐大,讓他忽略了可能的後果,當結果已不受控制時,康納利才發自己應承受的後果,野心讓他成功也讓他失敗,如此顛覆地轉變,埃哲頓處理地相當乾淨,沒有任何殘留,直到最後被巨獸吞噬才驚覺自己全盤皆輸。

《黑勢力》雖無法超越《教父》但從美國新浪潮至今,黑幫的題材相對較少,不過也因如此的沉寂,才完成難以忽視的《黑勢力》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