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浩劫重生:湯姆‧漢克與長鏡的精彩

【編劇人生】浩劫重生:湯姆‧漢克與長鏡的精彩

我想在多部電影與多篇影評後,我們還是會回到我們最常問的一個疑問:什麼是好電影?如果按照我的說法,那一定脫離不了要依照個人感受、喜歡電影的類型、哪一位導演、哪一位編劇、哪一位演員,我們的確可以從這些因素去選出一部我們喜歡的電影,然而這就能代表好電影嗎?

在看完《浩劫重生》後我想到一個方式來應驗好電影。首先,我先輕輕柔柔地坐在一個角落,將頭緩緩的往後仰,舒服地閉上雙眼──回想我們剛剛看過的電影。不論你想到哪一句對白或哪一幅畫面飛進你的腦海,那都是觀影後的一個回味過程。

我在寫每一篇影評時一定會給自己將近半小時的時間去回味電影,加注自身的電影感受。這麼作不是為了確定電影的優缺;而是更加簡單的概念──這部電影我是否看得很舒服、是否看得很享受?

等到我雙眼睜開時,我就能夠去應驗一部電影。

《浩劫重生》是一部值得一看再看的電影,因為這其中劇情在導演的畫面裡,是一個段落的連續。我們會看到湯姆‧漢克在小島上的生存過程,這個過程幾乎佔了電影大多數的時間,因此導演決定將生存的核心以長鏡來規劃、敘述。

長鏡──相信看我的影評的觀眾應該都不陌生。在我們熟悉的電影模式下,多數皆以大量的分鏡來呈現劇情的張力,因此每一個畫面可能不超過五秒。而長鏡則是架好角架來定位拍攝畫面中的演進。

導演將長鏡運用地相當質樸,刻劃無人荒島的求生過程。在導演的畫面中我們不會看到太多物件,我們會看到湯姆‧漢克在電影中一個人尋找求生的器具、我們可會看到湯姆‧漢克沉重地望著、坐著、想著,這些長鏡最大的特點不是讓演員在有限的空間中,抓住空間並善用地去詮釋。

而是我們透過了這一系列的畫面,看見了一個我們不曾體驗的過程。所以這個長鏡不像一般長鏡來得敘事,而是利用長鏡的特質來呈現各種橋段,因此這些分鏡可能不富含戲劇性,但是我們卻能從中看見角色心境。

湯姆‧漢克在《浩劫重生》可以分為三個角色階段的角色心境:第一,相當注重時間並且認為時間是不容許浪費的聯邦快遞人員,在電影開始的前面的劇情中,湯姆‧漢克以精算來代表角色的一切,所有的橋段都與時間有關。將時間算好並且安排接下來的所有事項,絕不能有絲毫誤差。

第二,當他遭受空難並且在荒島求生時,打開了第二階段的角色心境。角色轉移目標導向絕望地孤單,湯姆‧漢克將心境依照劇情投射,他將自身最不希望的過程或結果宣洩在投射的物件上。他想跟別人說話,因此創造了一個人物來安慰自己,就算知道這是謊言他仍舊要活在謊言裡。

第三階段將劇情帶來全新的矛盾,湯姆‧漢克回到原本的生活。在荒島上能夠活下不僅僅是因為他所創造的謊言,以及他最深愛的女人。他無時無刻想著她,這也是他想離開那座島並且支撐他活下去最大的主因,當他回到美國時,他最想見到的就是他心愛的女人。

當他們相見後,才知道現實早已將雙方拆散,在那一刻,湯姆‧漢克決定將所有的記憶全部拋下,展開了新的開始。而在最後一個鏡頭中,湯姆‧漢克凝視著一方,他緩緩轉身,望著慢慢抹上淺淺的微笑。他決定了人生新方向,這個畫面完整地將角色的心境完整帶出盛大結論。

我們會看到湯姆‧漢克把那些記憶都留在那個島上,他放下了她,因為現實已不允許,而現實也給了他新的開始,這一整段的轉變,湯姆‧漢克演的非常流暢。

《浩劫重生》將分鏡完整利用出不同的概念,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窗口,突顯出湯姆‧漢克在畫面的演進,以較少戲劇性的特質慢慢地帶出角色的心境,這就也是為什麼湯姆‧漢克受到大力的肯定,因為導演將湯姆‧漢克的角色設為破口,才能確保導演在分鏡上的概念並傳達角色的心境,這是《浩劫重生》的兩大特點,也是《浩劫重生》兩大精采。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IMDB

2 comments

  • 未婚妻的漫長等待
    漫長的婚約
    可以也寫嗎?很感人的小品唷!

    • Leo chang

      有沒有原文名稱?
      基本上是可以寫的,但完成的時間不一定,因為編劇人生還有其他事務要執行。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