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麼多的世代、這麼多的派別,讓我們回歸到最初,其實,渴求的只是一份認同,而這份認同的背後,是生命體驗的疊合與共鳴,不論愛或信仰、或是任何支撐著你我中心的那一份信念,雖然在不同世代以不同面貌呈現,但希望觀眾能在觀賞這些入圍影片的同時,找到自己那份被傳承下來的感動。

電影需要大量的練習,這三位已經將他們的練習作品拍攝成一部足以上映的雛形,他門克服非常多困難,那不肯放棄的堅持,賦予了電影內涵,故事反映出創作者。不分篇幅長短,而在於他們感動我們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