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星光雲寂:當演員的生態上演

【電影評論】星光雲寂:當演員的生態上演

同為金馬51的觀摩電影,我們的確看見當導演同為編劇時的另一種精采,這是一種完全不同於《纏繞之蛇》的電影。纏繞之蛇中,我們能夠被導演的電影敘事力完整拉進電影,這就是《纏繞之蛇》驚豔的原因,因為每一個長鏡都是一個劇情地細述,照理來說那是把分鏡導向文字敘述,但卻沒有破壞畫面連續反倒脫穎而出。

而《星光雲寂》卻是打開了我們對電影的視野,並且是劇本的視野。這是我第一次看見能把電影劇本以舞台劇的方式來寫,我們在看電影時:每一個畫面串起來那是分鏡的編排,但是那跟劇本是分開的。電影劇本通常是按照橋段來寫,編劇會把對電影的橋段一點一點的加進去,這是不同於舞台劇地編寫型式。

而舞台劇的編劇則是把整部戲劇先全部在腦中模擬一遍,再把所有劇情按幕次編排,所以我們會看到第一幕之一的上演再來到第一幕之二,以此類推,並在每一幕都會看到相當明顯的段落。

如果我們想要看見舞台劇搬上電影銀幕時,那會是什麼模樣?《星光雲寂》給了我們很好的答案!

編導為同一人的情況下,這就會提到我在許多篇影評中都有談到的觀點:編導為同一人能夠發揮的優勢──把劇本完整分鏡化的優點。這是導演對劇本的熟悉度,也是導演將劇情轉化成畫面時的能力。如果其中兩項有一項不擅長,那電影就不精采了,更何況是採用如此特別的編寫方式。

編劇把劇本按照幕次逐一編寫,而同為一人的導演完全沒有任何琢磨,便把電影導成趨近於完成的畫面。這應該是他在寫劇本也同時規劃分鏡表,他把兩大工作在同一時間進行,這不僅是編導得能力出眾,也是編導對電影已完全掌握,才有如此地呈現。

《星光雲寂》的女主角茱麗葉‧畢諾許以再展奧斯卡的演技,用非常精熟的演技來詮釋了角色,因為在劇情上,茱麗葉‧畢諾許的角色必須透過許多角色來突顯出本身角色的特徵。這是環環相扣的,在電影的第二幕中,她以本身在準備角色的方式來突顯出演員在銀幕後的生活。

我們可以看她是如何準備角色,並且從許多橋段都能看見演員在入戲時的諸多瓶頸,或許我們會說:入戲瓶頸對演員不是一場困難的戲,但正因為如此才更加困難。

因為這個角色並不是以茱麗葉‧畢諾許來創造,而是相當原生地角色,而她是在演角色的所有過程,而不是茱麗葉‧畢諾許的入戲瓶頸,因佌這相當考驗她在角色上的掌握。

因為她的角色反映出電影對於女性的看法,同時有諷刺了女影星的生活與生態,我們大概很能想像那是什麼生活。但是這就是演員的生態,而且是相當寫實並令人動容的寫照。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nownews今日新聞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