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鬥陣俱樂部:太適合布萊德‧彼特

在這部由知名導演大衛‧芬奇執導的作品,我相信看完的觀眾,多少會認為這是ㄧ部非常精彩的電影。其是這確實是ㄧ部絕佳的作品。如果沒有《鬥陣俱樂部》那大衛‧芬奇可能就不會執導《控制》,因為《鬥陣俱樂部》是ㄧ部奠定大衛‧芬奇的作品。

如果我們以《社群網戰》《控制》《紙牌屋》來看《鬥陣俱樂部》的話其實我們很難判定那是大衛‧芬奇的分鏡,而如果以《鬥陣俱樂部》去看那三部卻能很明顯發現──那是他的風格。這就他分鏡風格的演進。

《鬥陣俱樂部》的劇本,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架構,或許會事一個很大的衝擊。我們可以這麼想:《鬥陣俱樂部》的劇本是ㄧ個巨大的鐵鎚,不斷破壞、擊破、大力敲打我們熟知的社會框架與系統。

當然沒有全部破壞,但是讓我們看見過度依賴現代文明的病症與陋習。整部作品由著作改編,透過編劇的逐一編寫,劇情一點一滴的慢慢浮現,緩緩帶出劇本中的架構,編劇其實不會想要極力地告訴我們龐大的概念,而是以相當戲劇化地方式陳述了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不會過於困難也不會太過簡單,而是一個從細節去導回大故事的過程。從一個細節著手,這點不論是小說或是劇本都是很長使用的方式,因為透過如此的編寫會使讀者與觀眾很快地進入故事。使之後的劇情我們都更加容易體會。

我們會因劇情憤怒、我們會因劇情恐慌、我們會因劇情落淚、我在走出戲院帶著負擔。這都是編劇以細節帶出架構時所帶給我們地劇情衝擊,這項衝擊會相當不舒服,但是這才使電影地情節更加逼真,也才會給我們一個機會去思考、看見我們所依附的社會。

在如此精湛的劇本下,必須要有相當傑出得演員來詮釋劇本中角色。愛德華‧諾頓以《驚悚》題名於奧斯卡後,在此之後獲得廣大的迴響,並且會同布萊德‧彼特演出《鬥陣俱樂部》這兩位在都是當時風靡好萊塢地兩位演員,分別擔綱重要角色。

布萊德‧彼特這個角色,在劇情中是ㄧ個相當重要的設定,如果我們綜觀來看電影,其實主要的劇情來自於兩位角色,一個設定為敘述者,作為劇情的旁白,不斷地為劇情以角色的觀點與口吻來陳述經過,但真正重要並且精彩的是──布萊德‧彼特。

這位相當重要的配角,才是真正帶領劇情往前走的重要設定。在電影的最後才全盤托出主角有另一面,並且是一個極度想要破壞的框架人格,以雙重人格建立兩個角色,並分開詮釋,這就需要非常鮮明的演技。布萊德‧彼特在《鬥陣俱樂部》呈現出:搶眼、幼稚、總穎、混屯。

那是角色的四大面向,他的行為舉止搶眼卻又帶著幼稚、想法相當快速並有組織但卻是給原本的社會帶來混屯。如果解釋得更明確就是──布萊德‧彼特以他的戲風加載了這個角色地每一個面向,所以我們才會看到如此搶眼的布萊德‧彼特。而布萊德‧彼特也非常適合這個角色。

《鬥陣俱樂部》奠定了大衛‧芬奇風格,布萊德‧彼特以相當鮮明地方式詮釋角色,而劇本更是因此而加注原本能帶給我們劇情衝擊,這部電影雖然會給我們不太舒服的概念,而也說明《鬥陣俱樂部》會給我們的衝擊與破壞。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