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控制:讓我們更期待奧斯卡

控制:讓我們更期待奧斯卡1

負擔──什麼電影看完後會有負擔?這個問題應該取決於什麼什麼感受或衝擊?我們應該要做什麼?又做過了什麼?

我記得在有一個10月中上了一部非常成功的電影,那部電影榮獲7項奧斯卡,那是一部大家為之驚嘆的太空電影《地心引力》我在看完之後的那篇影評中提到:《地心引力》是能角逐奧斯卡的鉅作,果真如此,在開獎時的耀眼成績,也是我們有目共睹。

這次我將同樣大膽預測:《控制》將會題名3項奧斯卡,並且是大家所囑目的大獎項。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女主角。

由大衛‧芬奇執導的電影,向來都是處於一種相當大衛‧芬奇的驚悚氣氛中;然而他在導《社群網戰》卻又展現出另一種熟稔的分鏡風格,對於相當熟悉又喜愛大衛‧芬奇的觀眾來說,可以說是看見一位導演的能力好壞,我相信那不是每一位導演都能完整導出來的畫面,由其是在拍自己不擅的電影時。

我們可以回想《社群網戰》的畫面跟《控制》相比,可以說是兩個導演拍出來的電影,當然這兩部電影的本質不同。前者重於敘事,後者刻畫懸疑,但我相信沒有任何一位導演能將自己熟悉的分鏡、拍法輕意地拿掉,換上符合電影架構的鏡頭,那是一種職業習慣,一時之間很難改掉。或者,導演本身沒有這種習慣又可能是導演非常清楚整個電影的架構、主軸、細節。

大衛‧芬奇相當符合最後一項,因為在他多次執導中,我都看到他對每一部皆有非常透徹地摸索、研究,或許可以說他將他要執導地做品先自己在腦中去運行畫面,並且思考那些部份需要修改、變化,透過分鏡初稿去斜接劇本,經過不斷地修飾後,再去指導演員,總結來說:是一位理性大於感性的導演。

剛走進戲院坐下來,就看到沒有打出編劇的姓名,我猜想應該是小說作者本人參與電影製作過程。果真如此,作者就是編劇,如此我們才看到她將小說的每一個重要的環節放進電影。這非常重要,因為作者是最清楚作品的第一線接觸者,同為創造者的她如何將自己的作品呈現在銀幕上,這不僅使作者困擾也要去擔心導演對於劇本的看法。

然而在《控制》中卻是完全相反,編劇將小說的心境獨白簡化,著重在兩人猜疑的過程,並且將說方的立場都作出良好的對比。將書中非常重要的轉折完全放進電影,能夠看出她在寫轉折的橋段中,仔細地去研究每一個細節,因為她很清楚,她很清楚這裡是觀眾開始被衝擊的開始,無論如何都要力求完美,因此這個劇情的主軸轉折真的使觀眾相當流暢地去接受180度的轉變。

我想主演愛咪‧鄧恩的羅莎蒙派克,不論是戲裡還是戲外都受到廣大媒體觀注。曾經演過《偏見與傲慢》的她在大衛‧芬奇地敘述下:她是一個另人猜不透的演員,你永遠猜不到她的下一步是什麼。

的確,的確是會發現,她在飾演愛咪時,我們無法讀出她的內心,永遠都有一張相當深沉的臉龐,在思考著什麼事,或許是在計算,但我們真的不能知道她到底在想。透過諸多的報導,都一在顯示:羅莎蒙‧派克對於愛咪這個角色的用心與入戲程度,她為此投注相當多的精力。

從她為角色創造新的筆跡,雕琢自身的口音將原本濃厚的英國腔拋出角色之外,自負、高傲完整地在她的角色之中,每一步計畫都是精密。全面托出角色的不寒而慄,透過她對角色的見解以及透徹的準備,才有如此高度的水準,就算是沒有她在的畫面中,也都能感受到她的氛圍,我想這就是導演與演員最好的協奏曲。

最後,如果你能看懂這個分鏡,那就代表:你已經得到《控制》的感受與衝擊,當然這個負擔很大,我們能做的就是享受,讓做過的沉澱。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One comment

  • […] 金球獎。被稱為奧斯卡的前導影展,因此各家媒體、觀眾、演員、導演、編劇,都在關注這項影展。在這次金球獎我真的將《控制》預言出會提名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我本以為奧斯卡大概如此,但是在奧斯卡公佈後:僅有入圍最佳女主角,其他兩項皆離開了名單。 […]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