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從孤島求生探究角色心境 「威爾森」讓對白變成獨白

《浩劫重生》的劇情相當單一,劇本給我們的劇情並不多,或許應該說:劇情給我們的是相當細長地一條線,當我們在觀賞《浩劫重生》時就像我們試著將這一條線拉伸、拉直、拉長,盡可能地使它崩到最緊。當我們將它拉直後,線上似乎會滑落僅有數滴的精華,它們支撐在線上,隨著張力與晃動加上光芒的折射,綻放出搖搖欲墜的寶石光澤,正是《浩劫重生》劇本最傑出的特點。

一部以漂流為主題的電影,其實不難預料出會有多數橋段的呈現完全沒有對白。當然我們可以相當詼諧地指出編劇因為害怕過於乏味,刻意加入了排球哥「威爾森」這一詞確實相當詼諧、相當有趣,當然也非常正確。因為刪除威爾森會讓《浩劫重生》約有50分鐘呈現沒有對白,單獨一位角色推進劇情。

如此,我們可能會因太過乏味而難以繼續觀賞後續的劇情,雖然我本身極想觀看完全沒有對白的電影。沒有對白更加考驗演員與導演的能力,他們必須呈現完整的對話,只利用畫面與情緒表達劇情。雖然會增加觀影難度,但我也深信這種模式已經有新浪潮導演使用過。

而威爾森的理念,僅僅只有減少沉悶的功用嗎?若將孤島求生的呈現,走向相當輕鬆又愉悅的過程,在兩者互相抵觸的條件中,孤島求生與輕鬆愉悅相當難以兼顧,但《浩劫重生》的編劇威廉‧布羅伊勒斯二世,則利用威爾森為乏悶的劇情加上了大量的輕鬆,同時加注了角色的心境。

若試著讓角色的心境以相對精緻的方式呈現,編劇通常會利用一首音樂或詩詞來表達角色的心境,例如:《星際效應》中的老諾蘭德(米高‧肯恩飾)於即將逝去時,諾蘭兄弟以迪蘭‧湯瑪斯的「切莫溫順步入良夜」來詮釋老諾蘭德悔恨,當時那一幕他躺在床上,並說出那一首詩,角色心境上的悔恨詮釋依靠一首詩,帶給我們更為動容的感受,也能增加老諾蘭德對於自身的無法完成願望的悔恨,因此特意使用「切莫溫順步入良夜」來陳述。

威爾森當然也包含這項功能,而在《浩劫重生》的劇情設計上,威爾森則是一個物件,引導出角色的下一句對白。當然我們能夠將威爾森視為一面鏡子,當湯姆‧漢克向它說話,等同自己跟自己對話,並不是角色在自言自語。而是湯姆‧漢克以角色的思考模式想像出威爾森所擁有的反應,來演繹所有的過程。若自言自語那只會有自己,而威爾森卻是相當重要的劇情物件,角色的思考需要將威爾森納進,才能達成這項相當困難的成功。

《浩劫重生》劇本的難度其中一項便為威爾森的運用,必須讓一顆排球看似在引導湯姆‧漢克,其實是由湯姆‧漢克在引導自己,從中帶出角色的孤寂、恐懼、絕望、憤怒,對白才會變成獨白,更擴大敘述了劇本給予感受的幅度。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IMDB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