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馴龍高手 2:我愛上了飛行分鏡

馴龍高手 2:我愛上了飛行分鏡3

曾經有一家電影,這家電影公司與其它公司相較之下,算是相當新興的公司,今年是它滿二十周年的時刻。但在四年前,他們一度碰到財務危機,很有可能暑假上映的電影,就是他們最後的作品,然而上映之後,卻完整解救了他們的狀況,而這部電影就是──「馴龍高手」

當時國外知名的媒體特別創造出相當符合內容的標題,直到現在,回想起來依舊清新有趣──「夢工廠因馴龍高手而飛升」這是從原文翻譯過來的解釋。我想只有這種雙關語才使人難以忘懷。

的確,從第一集來看:所有的飛行鏡頭,大多與飛升有關,雖然這是因故事導向而創造出來的分鏡,但仔細想想便知道,如果我們今天連路都走不好,那怎麼可能會跑?因此,利用大量起飛的鏡頭來打開這部系列作的故事,算是相當符合常理。然而,我們在第一集的分鏡中就已經獲得完全不同視覺體驗。

其實這部電影的分鏡非常不容易設計,因為騎龍在天空上翱翔,這樣的視野大概就只有飛行員能夠比擬,然而飛行員的視野又不能完整比擬騎龍的過程,畢竟駕駛與騎乘本質就不同。所以導演就只能靠自己的想像力去設計一個又一個飛行分鏡,第一集的分鏡已經攫住所有觀眾的雙眼,而這一集卻又衝擊了我們的雙眼。

在第二集中多了許多花式飛行的分鏡,導演把所有的分鏡做了一個層次的升級,把原本的飛升轉為俯衝或墜落,同時加入飛鼠裝的元素。達成龍與人共同飛行,尤其是在一開始的分鏡中,可以算是整部電影中相當出眾分鏡之一。當人與龍在飛行時,鏡頭很快地從身邊擦過,再接到由下往上跟鏡的方式,人在左邊、龍在右邊、陽光則在畫面的上方。這不僅是形成畫面的黃金三角同時也因陽光使畫面更有層次。

馴龍高手 2:我愛上了飛行分鏡1

而這一集的故事架構在保護與領導,以及家庭與征服。因此反派被設定為掠奪龍的統治者。其中,在故事中對待動物的方式也刻意設計出兩種不同的對待方式,分別是:友善與使之臣服,編劇在這兩項行為中表達地很清楚,這也告訴我們該以甚麼方式去跟動物溝通。也因時間設定在五年後,所以劇情導向較為成熟,不再是單純的家庭問題。

編劇把戰爭放進劇本裡,恰巧「馴龍高手」的導演也是編劇之一,因此在戰爭橋段中的分鏡,以俯衝拉開觀眾對戰爭的視野,看到那一幕時,我才驚覺我一直都在等這樣的分鏡。從那一系列的分鏡中,我看到:戰爭的壯闊、俯衝的速度、保護的責任,尤其是面對威脅時,從許多角度攻破卻不如期望,最後因護主而激發出挑戰的殺戮雙眼,無所畏懼地攻擊進而號召眾力成功驅趕外敵。那一整段真的很享受。

馴龍高手 2:我愛上了飛行分鏡2

我想夢工廠應該會著手進行製作續集,畢竟這是讓他們「飛升」的作品,更何況,動畫電影產值向來都很高,近幾年走入家庭後更是如此。現在,不論大人小孩都會進戲院看動畫電影,雖然劇情很簡單,而動畫電影只是給我們一種很簡單的享受,或許是喚起我們的童心抑或是它很單純、很簡單,轉換我們的心境。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