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你值得一座奧斯卡!分析傑克‧葛倫霍的三大演技特色!

我們對於演員的基本認知主要為讀出劇本的對白,拍攝時準確說出台詞,演員的工作似乎就完成了。節目中,主持人訪問時,要求演員做出喜、怒、哀、樂四大面項,而演員也會依據指示迅速地呈現情緒,然而喜、怒、哀、樂乃四種情緒的概括,例如:無奈歸在哀的項目、開心則是樂地範疇、雀躍偏向喜的核心。

因此,我們可以簡單地概論──演員的工作便是藉由喜、怒、哀、樂讀出劇本的對白。這是一句非常簡單的敘述來解釋演員的工作,不僅非常概括也容易理解。可是,換個方向切入,這是一種溫柔的迫害,因為每一位角色都是獨立的存在,角色的喜、怒、哀、樂也會有所不同,思考模式當然也有差異,僅以喜、怒、哀、樂讀出對白──這是制約我們對於演員的認知。

演員的工作絕對不會僅僅以喜、怒、哀、樂讀出對白,嚴格地說,那只是使用情緒來陳述情節,不一定需要使用演員的專業,因此,當我們對演員的認知僅停留在喜、怒、哀、樂讀對白,那我們便喪失了非常多機會來感受演員精彩的每一刻。

因此,假設自己是一位電影系的學生,你的期末報告為:觀賞《斷背山》《私法爭鋒》《鍋蓋頭》《獨家腥聞》《火線赤子情》從五部中尋找共通點,再以五分鐘之內地影片作為報告形式,於不要求呈現形式的情況下,你會再怎麼作?

以下是我的做法:既然都是傑克‧葛倫霍主演,那我則會想利用《雙面危敵》的概念,一人分飾多角的方式來敘述傑克‧葛倫霍三大演戲特色:

清楚又清晰,流暢又流利

這是傑克‧葛倫霍相當傑出的優點,不論是什麼角色他皆沒有任何遲疑,能夠感受出他在讀劇本時的渾然天成,對於角色的準備工作,葛倫霍似乎能夠更精準地抓住角色的核心與細節,因此他的角色能順利帶領觀眾進入劇情。

情緒不多更不寡,拿捏恰如其分

有些演員會不自覺地多放入或少放入情緒,但這點於沒有導演的指示下,很難知道自己應該增加或減少,因為導演清楚演員應該放入多少情緒在畫面裡,所以沒有導演的調配,演員僅能透過感觀來臆測導演的預期。大概是因為葛倫霍有導演的特質,所以相對能更精準地拿捏情緒的比例,而這點他在《雙面危敵》最為傑出。

沒有慣性,非常乾淨

演員的慣性來自於角色的影響,有些角色因為特質過於突出,使演員準備的工作要更加面面俱到,而準備時間也會增加,如此便存在一項風險乃:精彩演繹困難的角色後,因被該角色框困,而無法詮釋其他角色。可是在《獨家腥聞》後地《震撼擂台》他沒有任何一絲嗜血自由記者的冷血與無情,而是一位圍著冠軍腰帶的火爆痞子。

傑克‧葛倫霍一直以來都非常有潛力,我們能透過他的眼神及舉手投足看見故事裡地人物,不論心境還是特質,皆拿出超越已往的成就,因此,他的奧斯卡就在不遠處,當他詮釋注定要拿奧斯卡的角色時──你不會有任何質疑。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Catchplay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