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佛‧勞倫斯就是珍妮佛‧勞倫斯!讓我們來分析她的演技

joy-Jennifer-Lawrence

獨具天賦的女演員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近年活躍於好萊屋的她,不僅是屢次獲獎、提名金球(Golden Globe Awards)與奧斯卡(Academy Award)迅速成為全球電影產業的焦點,因為《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系列作帶給他相當可觀的年輕市場,又與大衛‧歐‧羅素(David O. Russell)合作共同締造《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book)傑出作品。

珍妮佛·勞倫斯踏入好萊塢的契機乃與家人來到紐約觀光,被紐約的導播發現,才開啟了她的機會。為此她提早畢業,年近16歲的她,與所有新演員一同開始演藝之路。

每位演員都有自身的表演方法,雖然我們很難定義演員平均花費多少時間來找到自身表演模式與風格,畢竟現在已不會嚴格要求一定要研究表演的藝術家才能成為演員,而是需要能夠在鏡頭前呈現出劇情的表演工作者,因此只要能夠符合電影與劇本的設定,並且能讓觀眾信服並投射便具備演員部份特質。

而珍妮佛‧勞倫斯的特質與表演方法,出人意外的明顯,若我們比較年輕族群的演員,不論是安那‧坎卓克(Anna Kendrick)達珂塔‧強生(Dakota Johnson)艾瑪‧史東(Emma Stone)我們能發現珍妮佛‧勞倫斯的角色較偏向影展的角色,如果要更準確地解釋──珍妮佛‧勞倫斯的演技與角色就是珍妮佛‧勞倫斯。

聽起來似乎是相當具體的廢話,但如果我們以以下三點來分析,那大概能理解為什麼珍妮佛‧勞倫斯就是珍妮佛‧勞倫斯:

渾然天成地表演

其實這點相當困難,就像所有電影工作者都在找那一部自身最成功的作品,從開始接觸電影到因各項因素不得不離開電影,都還沒有找到自己最滿意、渾然天成的作品。然而珍妮佛‧勞倫斯的電影中,都能看到那一份相當強烈精采,也是一種獨樹地傑出,她能將設定奇特又少見的角色詮釋地相當平常並沒有距離,所以我們能完整投射角色處境與情緒。這並不是每位傑出演員所能觸及的範疇。

前、中、後三者全用

曾經李立群在《康熙來了》指出:『演員可概分四種,第一乃在角色後面監督自己怎麼演、第二為不多想直接衝進角色裡、第三則站在角色前面告訴觀眾是我在演戲、第四種是三者全用。」

於最近的《瞞天大佈局》(American Hustle)中的抽菸橋段,或許是沒有吸菸習慣,因此她監督自己的吸菸節奏與連結,而吸菸的橋段稍微生硬了。

在《派特的幸福劇本》完全不思索地衝進角色,讓一位因喪夫而姓成癮的年輕女子,獲得狂吼的機會,而她也不斷地在電影中爆發。

《瞞天殺機》(Serena)則大膽地站在角色前面,使觀眾能連結美洲豹與女主角的關係,因此在電影的尾端才是男主角與美洲豹共亡,也表示女主角無法被駕馭、馴服。

雖然不是於同一部電影將三種方式互相轉換,但能夠因應角色不同而轉換表演模式,更是一種難得地天賦。

乾淨不留痕跡

演員定型之後,相對不容易將表演習慣隱藏,而角色會促使演員養成表演習慣,所以便逐漸地適合某種角色,或許是珍妮佛‧勞倫斯還未養成習慣,所以看不到任何一個角色的痕跡或影子,因此才能渾然天成地完成每一部作品,但也可能是不可多得的天賦,因此演技才能如此乾淨。

與珍妮佛‧勞倫斯多次合作的大衛‧歐‧羅素,這次再度一同製作《翻轉幸福》(Joy)我們肯定能再次地於銀幕感受到那──珍妮佛‧勞倫斯就是珍妮佛‧勞倫斯的迷人魅力!

圖片來源20世紀福斯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