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幸福:影評

珍妮佛‧勞倫斯《翻轉幸福》
來源二十世紀福斯

年度最佳喜劇!我們再一次、再一次地被大衛‧歐‧羅素(David O. Russell)與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擊潰,我一直很好奇電影是否能精采到將觀眾扒開?經過《瞞天大佈局》(American Hustle)總認為已能適應兩位編織的作品,卻永遠想不到面對《翻轉幸福》(Joy)將受如此龐大震撼!大衛‧歐‧羅素再次地展現自身的風格與精采,他所創造的影像與聲音似乎已成為無法取代的方式來感受電影,如果我們要迅速解釋《翻轉幸福》那這是一部故事精采、畫面完美、演技傑出的卓越電影;但我們更可以更進一步地瞭解大衛‧歐‧羅素與珍妮佛‧勞倫斯的《翻轉幸福》

當我們開始詢問被電影擊潰、扒光是什麼感覺?其實答案很難透過語言與文字來表達,因此最妥善的答案應該是直接觀賞電影來獲得哪那一份感覺,雖然因為觀眾屬性不同,感受的強烈也會不同,但是從《燃燒鬥魂》(The Fighter )《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book)《瞞天大佈局》至《翻轉幸福》都會深切感受到電影原來能夠將我們完整深陷,不斷嚮往故事的所有情節。

向來習慣擔任編導的大衛‧歐‧羅素,這次依舊為《翻轉幸福》撰寫故事,若我們要為電影裡的故事加上一道註解,其實有點多此一舉,因為我們不需要擔心大衛‧歐‧羅素會拿出困難的故事,或許應該說:大衛‧歐‧羅素習慣以相對隱晦的方式來展現故事的幅度,如此電影也更富廣度,電影雖因此而增加了難度,但韻味也會提升。

大衛‧歐‧羅素較長利用美國各項經典音樂來說故事,當然也是一種致敬的意味,致敬的用意大多偏向,電影工作者喜歡某種形式或物件並將其使用在電影裡。他相當擅長使用美國經典的40、50年代的歌曲,而在《翻轉幸福》更利用聖詩來表達聖誕節,以及故事中最重要的概念──美國夢。

相對快節奏的大衛‧歐‧羅素不僅展現於故事,其攝影機運動更是鮮明,不僅電影開場的透過黑白來展現的肥奏劇,而《翻轉幸福》的長鏡運動更呈現相對快速的敘述節奏。並且我們不需要擔憂攝影機動太快,無法跟上畫面的演進,我們可以將其解釋成:大衛‧歐‧羅素的快速長鏡就像相聲演員以快速卻清楚地貫口敘述故事。

除了使用音樂之外,大衛‧歐‧羅素更將肥皂劇的概念大大地發揮在喬伊(珍妮佛‧勞倫斯飾)的家庭,喬伊的母親泰瑞(維吉尼亞·馬德森飾)為何離不開電視?因為她不斷地麻痺,她認為肥皂劇的女主角就是她,她們的命運似乎緊緊相連,不僅際遇糟糕,還遭受反派陷害,她好希望肥皂劇能替她出一口氣來討回現實的公道,因此她不離開自己的空間與電視,離婚讓他一無所有,開始在人生的道路拓荒。

從泰瑞我們能看出大衛‧歐‧羅素對與角色刻劃,不僅鮮明又精細,所有橋段都能強調角色的特徵與細節。因此喬伊這位角色其實有非常多的敘述與刻畫,不論鮮明、還是透過珍妮佛‧勞倫斯的演繹、或者經典音樂,皆再再強調女主角於不同階段的心境與處境,根據實事改編的《翻轉幸福》更因這點而無比精采。

提名金球(Golden Globe Awards)並榮獲奧斯卡(Academy Award)的珍妮佛‧勞倫斯,她的演技總是讓人沒有疑問,好像不論將她放進什麼角色她都能詮釋地非常精彩,這無庸置疑地是一項天賦,我們可能沒有想過她與角色的關聯,而大衛‧歐‧羅素總說她有一種古典美,以及特殊地老態靈魂,大衛‧歐‧羅素也是於首次合作的《派特的幸福劇本》才驚覺這位天賦異稟的演員。

她的演技有渾然天成的爆發力、乾淨不留痕跡地角色準備,並且不斷切換表演方式,我們可能已無法在使用傑出來評價珍妮佛‧勞倫斯,而是珍妮佛‧勞倫斯就是珍妮佛‧勞倫斯,能夠超越她的演員就是她自己《翻轉幸福》也因為她而成為年度最佳喜劇。

圖片來源20世紀福斯影業

4 comments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