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朱比特崛起:視覺特效不是漫威的專利!!

視覺特效。這項發明曾經使許多電影工作者失業,因位在特效之前,電影必須要更多的人力去達成導演想要得一切。因此,已經勞力密集的電影,在之前勞力是更加密集的文化產品。而視覺特效不僅取代了大量的人力與風險,更加速了電影的製作歷程。

我們會因科技節省大量的金錢與時間,相信大家應該都知道電影這項產品是以血汗為基礎而完成的作品。馬汀‧史考西斯的最新作品《沉默》於台灣開拍,已傳出攝影師因工作而死亡。為此,還有什麼裡由能阻止我們進戲院,而一部視效絢麗的電影,更該進戲院感受那每一毫秒的饗宴!

《朱比特崛起》在這一部有完美分鏡的壯闊畫面中,我們先來探討導演在他的分鏡是否有循規他上一部知名系列作的痕跡。雙導演制地《朱比特崛起》同時也是《駭客任務》系列作的導演,他們以《駭客任務》闖出一片名聲。《駭客任務》清楚的劇本架構、分鏡震撼、炫目又能為劇情雕琢細節,並且造就了基努‧李維。然而,這一對姊弟是否以《朱比特崛起》超越了《駭客任務》系列作?

大家都會有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但導演的每一部電影取向都不同,所以這種主觀未必好。並且《朱比特崛起》完全跟《駭客任務》系列作不同導向,因此不能比較。但是《朱比特崛起》的分鏡與視效卻讓我們習慣於漫威超級英雄電影地不良習慣,獲得如沐浴般地洗滌,在現今的電影市場,我們可能早已過於習慣超級英雄給我們的衝擊,因此我們對視效需要新的感觀,《朱比特崛起》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華卓斯基姊弟是如何以新的分鏡洗掉觀眾對漫威的慣性?首先,在分鏡中我們不會看到過度地英雄主義,由查寧‧泰坦飾演的凱因,他是ㄧ位受過高度軍事訓練的軍人。因此在劇情準備要進入主軸時,率先安插了一段旁支來帶出之後地主軸,而這一段就已經打開視覺特效地新開始。

以非英雄主義為出發點,試想如何以這一點來發現完全不同於漫威的分鏡。如果是非英雄主義,那我們就看不到一個主角可以匹敵全部,而是以勢均力敵的情境來設計出打鬥地畫面,並且搭配俱未來感的高科技設備。現在已有基本的架構,接著就是去感受。

我們要感受什麼?去感受凱因在分鏡中的特性與沒有任何鮮明設定的視效。因此在畫面中我們會看到極度絢麗的爆破效果,凱因在空中踩踏滑行,同時取代我們所有對現代科技認知的未來感武器。聲光、音效、獨具創新的物件、場景設計,都逐一成為能代表《朱比特崛起》

其中最棒得一個橋段就是在木星大紅斑的那一段激烈的突圍,這是《朱比特崛起》的核心,我們會看到凱因再度使用未來科技衝進大紅斑來到反派拜冷(艾迪‧瑞德曼飾)的據點。大紅斑的內部建立與絕佳的場景設計,才能創造出這一系列的完美畫面,並且以大紅斑的特性來加壓分鏡地張力,畫面也更富含衝擊。

而這也帶出《朱比特崛起》的名稱含意。Jupiter音譯為朱比特,或許我以另一個名字來解釋大家比較熟悉。朱比特意即宙斯,在天主教還未進入歐洲前,希臘的雅典與義大利的羅馬,是當時在歐洲相當繁榮的兩個城邦,而這兩個城邦都信仰於同一個神話,因政治與地理因素使神祇有不同名稱。

朱彼特是奧林帕斯十二大神紙之首,並且擁有相當精彩地風流事蹟,這其實也傳達出朱比特是ㄧ個相當吸引人的神祇,所以在《朱比特崛起》便以木星的大紅斑這一項設定來敘述劇情架構與其迷人之處並將身處木星的拜冷隱喻為主宰者。而大紅斑是木星的ㄧ個反氣旋漩渦,也可看成是木星已持續非常久的巨大型颱風。

而《朱比特崛起》的另一大特點,便如同《星際效應》的配樂漢斯‧季末。《朱比特崛起》有麥可·吉亞奇諾。曾以《天外奇蹟》獲得奧斯卡最佳配樂的麥可再以高超的創新來為《朱比特崛起》貼加了新的面向。我們能夠透過配樂來發現:神祇與崛起,並且利用大量地聖詩來加注視效與打鬥地場景。

而聖詩也是歐洲古典音樂中常用於讚頌耶穌基督、統治君主或者表態於某事或某物,然而麥可大幅利用表態去托出打鬥地緊張感,除了壯闊,配樂還能帶給我們對於電影地狹長,使我們更加專注在視效地設計裡,我可以很肯定地說:麥可·吉亞奇諾的配樂為《朱比特崛起》加了一個大分。

《朱比特崛起》這部華卓斯基姊弟的全新電影,不僅讓我們一甩對漫威的慣性,並且劇情滿溢。全長將進兩小時,但卻有兩個半小時的感受,而觀眾也能夠更加享受《朱比特崛起》給我們的視覺特效饗宴。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