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編劇的最後一則故事》第二集,我想聊聊女孩的理想

i-last-story-of-screenwriter-a-reson-girl-s-war

第一集中,我記得影片中說到:『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能選擇自己的盡頭,我們可以知道死亡的原因,但是死亡沒有理由。』這是主角張若矣對諮商師表示自己已決定未來,決定在一年後前往瑞士安樂死,同時還說不要挽留他,並要求諮商師幫他寫回憶錄。

我相信第一集給觀眾太多謎團,例如,為什麼一定要穿黑色西裝與紅色領結?為什麼堅持要請諮商師來寫回憶錄?為什麼一定要寫回憶錄來道別?當然這些迷團都會在接下的第二集──《女孩的戰爭》將揭開一定程度的面紗,同時也會提到偉大的女性就像現實世界中的《神力女超人》,並舉了香奈爾(Gabrielle Bonheur Chasnel)與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兩個例子。

然而是否就像第一集的諮商師所說:『回憶錄是向這個世界道別?還是只是希望自己被看到?』這是一個最大的問號,也是《編劇的最後一則故事》靈感來源,希望各位看完後能夠以張若矣為鏡,思考自己的人生。

拍攝過程中,腦中有許多靈感不斷地浮現,我希望能夠放進故事裡,雖然目前只拍到第二集,但故事已經延續到第八集,每一集題材都已定好,而我現在需要將第二集完成,目前已經進入後製階段,第二集很快就可以大家見面,雖然會解答不少迷團,但還是有許多問題需要由往後的故事來說明為什麼張若矣要這樣做。

預計第三集會給觀眾一個清楚狀態來看之後的故事,但我似乎將主角設定太複雜,因此如果有真的不太裡解的部份,就還是請大家期待後續的故事,我會將它說清楚。

Screenwriterleo編劇人生的instagram

Screenwriterleo編劇人生的facrbook粉絲專頁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