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間諜橋》帶你重溫史蒂芬‧史匹柏的感動

讓《間諜橋》帶你重溫史蒂芬‧史匹柏的感動

在觀影的階段裡,我們似乎被注定好一樣,會在特定的時刻看見特定的作品,根據參訪過坎城影展的導演──詹淳浩與曾擔任《少年PI的奇幻漂流》副導地──Ballboss,他們分別指出電影存在著某種不可抗力因素──它揭發了故事、揭發了導演。

在專訪中,詹淳浩曾說明自己的觀影經歷相對幸運許多,他在適當的時機看到相符的的電影。因為杜琪峰的《神探》與後來楊德昌地《一一》及楚浮的《四百擊》發現偉大的電影如何留在心中,因此給予他龐大的影響,打開了他的電影之路。

曾與李安一同工作過的Ballboss,也表明:李安的步調相當慢而他的電影步調也是,這似乎與他本人的特質相同,我很佩服他能夠在處理完諸多事務後,還能很快地進入他在影像上的步調,不疾不徐地呈現故事。我們或許不會因為電影的題材而感動,但是我們會因為導演的敘述而被吸引,完全地陷入故事裡。

如果綜合以上兩位的經驗,談起認識史蒂芬‧史匹柏,我第一次看到他的電影乃李奧納多‧迪卡皮歐與湯姆‧漢克斯共同主演的《神鬼交鋒》這個題材相當迷人,電影結束後立刻查詢《神鬼交鋒》的所有資料,那時,是我第一次看到史蒂芬‧史匹柏的大名,並再也忘不掉這位導演。

一部偉大的電影確實能留在人們的心中,或許《神鬼交鋒》在電影史上相對而言並不偉大,但我很確定《神鬼交鋒》完整地留在我的心中,無法忘記每一項情節,雖然這一生都不太可能與史蒂芬‧史匹柏一同工作,但他的電影不會結束與消失,我能夠在任何時刻拿出《神鬼交鋒》回味他的調性。

史蒂芬‧史匹柏本身有猶太人血統,因此在多次的觀影經驗裡,發現──他喜歡在出奇不意的時刻加入猶太人演員,例如《神鬼交鋒》裡卡爾坐在家庭餐廳搜尋貝瑞‧艾倫的下落時,那位幫他倒咖啡的服務生說:「你是收藏家嗎?」而飾演服務生的演員就有猶太人血統,而卡爾也因為他找到案情的突破點。

在《辛德勒名單》之後,史蒂芬‧史匹柏使用猶太人演員地角度與方式顯得更加玩味,對於那位服務生,我們可能無法說出他的姓名,甚至根本沒有給他,但這位服務生給我們的印象卻是相當深刻,或許這是史蒂芬‧史匹柏的給予我們的暗示,暗示猶太人受到歷史的欺壓,現在應該要獲得平反的機會。

《間諜橋》來自史蒂芬‧史匹柏年幼時期,他聽著親戚敘述東德與西德、冷戰時期的種種。我們能夠從他的影像看見悲慟與傷痕,當然也能看見喜悅與紀念,而《間諜橋》便是涵蓋了悲慟與傷痕、喜悅與紀念的歷史,當歷史從他的影像躍出,就像法蘭克與卡爾、觀眾與史蒂芬‧史匹柏。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二十世紀福斯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