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部電影,來聊聊班·艾佛列克自導自演的魅力

《夜行人生》 來源華納兄弟

自導自演從某個角度來看──這是一種自大的行為,如果還是演主角,更是自大狂中的自大狂,雖然這種說法很負面,但反過看卻是一種極正面的肯定。就像我們去參加一場演講,講者的行為扭扭捏捏、畏畏縮縮,那我們可能也記不得他說過什麼,如此來說,一場好的演講可能來自於這個講者是否有自信,就像一位導演同時演出故事裡的角色。

雖然講者跟導演的性質不太相同,但說出一席令所有人都能記住的特點卻又意外相符,因此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對自己說得故事很有信心,才會同時擔任演員,因此我來看看三部的班·艾佛列克自導自演電影,他是否說出每步故事應該有的韻味與魅力:

某次搶銀行的過程中,傑姆·考林(傑瑞米·雷納飾)意圖殺掉銀行的女經理克萊兒(蕾貝卡·霍爾飾),以免她去向警方告狀。雖然道格(班·艾佛列克飾)阻止了傑姆,但道格也怕被揭穿,於是自己暗暗跟蹤克萊兒,從中探口風,但卻意外相愛,在多次犯案的情況下,引來了聯邦調查局的注意,聯邦調查局用盡心機,打算破獲此案,而道格打算金盆洗手,收手不作,至佛羅里達州享受退休生涯。

《竊盜城》 來源華納兄弟
《竊盜城》 來源華納兄弟

這是一部充滿矛盾的黑幫故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需求,在心境交雜的情況下,使故事緊張又懸疑,猜不到下一步會怎麼演,再加上偏暗的色調與味道,使犯罪感打滿每一個鏡頭,結局中道格找到了寧靜,也顯示出班·艾佛列克對黑幫電影的掌握,他將角色的底層的願望拍得很真實,但礙於現況不能表現出來,只能一點一滴的實行,而《竊盜城》(The Town)的魅力就在這裡,沒有絕對的正反派,只有野心與盼望。

《亞果出任務》 來源華納兄弟
《亞果出任務》 來源華納兄弟

改編自1979年的伊朗人質危機中的真實故事,這部應該是班·艾佛列克自導自演做品中最佳的一部,不論我們是否了解歷史與真實事件,《亞果出任務》(Argo)就是有一種龐大的憤怒,看著看著,不知道從哪來的怒意戛然而起。為了救出六個人質,利用各種繁瑣的政治與外交手段,同時還不能影響到他國。艾佛列克在兩個小時納說出了政治,其中緊張的氛圍直到結局離開伊朗領空,提供酒精飲料後才緩和,他不僅導出故事的力道,也將角色的矛盾與無援衝了出來,這也是我為什麼認為《亞果出任務》非常成功的原因。

《夜行人生》 來源華納兄弟
《夜行人生》 來源華納兄弟

透過《竊盜城》,我們可以發現艾佛列克相當擅長犯罪題材,他能拍出黑暗又緊張的味道,搶劫、飛車追逐、車禍,都能感受到一種混沌的黑暗,《夜行人生》(Live by Night)中有一股扎實的力量,這點使所有動作鏡頭清楚又明顯,尤其是接近結局,在室內從底層殺上來的一系列槍戰場景。喬‧考夫林(班·艾佛列克飾)這類型的角色,他就像喝水般的熟練,失序讓他成為暴徒、復仇使他踏上黑幫道路,讓喬好似從那個年代再度於電影活了過來。

電影沒有既定的呈現形式,不論觀眾還是電影工作者,都在乎是否能發現好故事,班·艾佛列的自導自演,就像他很清楚這則故事怎麼拍,因此他也很清楚這個角色怎麼演,因此這三部的力道皆非常紮實,自導自演應該也是班·艾佛列的風格,他能用自己的方法說一則好故事。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