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露西: 盧貝松──完整浮現

露西: 盧貝松──完整浮現

經過一個多月的行銷與宣傳,「露西」在上映的第一周果然萬人空巷,各位為了進戲院看這部電影,我相信也是一票難求。而「露西」本身的劇本、分鏡、演員方面大都在水準之上,所以這部電影不賣座,我想應該很困難。

然而我們卻不能說這是一部很商業的劇本,劇本的核心是由經過不斷地考究與思考所撰寫出來的教科書,但在經過盧貝松的包裝下,教科書已不是我們所想的沉悶、乏味,而是相當生動地把每一個他所研究、挖掘出來的理論一一活躍在劇本哩,綻放在分鏡中。

其實,我們不太能夠挑剔劇本上的漏洞,除非你是神經、物理學的專家;否則極難看出是否有任何與事實相悖的橋段。換個角度來看:盧貝松從10年前便萌芽「露西」地雛形,他花了10年來雕琢劇本與分鏡,試想:如果你花了10年做一件事,完整度是高還是低?

並且盧貝松將大量地考究全部放進劇本哩裡,而與劇本相輔相成的分鏡真的像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樂器卻搭配在一起奏出和諧地樂章,在「露西」中加入許多紀錄式地影片,而那影片單看會覺得跟電影完全不融洽,但經由分鏡地規劃得當,把所有不融洽的畫面全部連在一起創造出符合劇本的分境,同時,達成在分鏡運用上的突破。

盧貝松確實打破我們一般對分鏡既定的印象,從我們非常熟悉的方式中設計出顛覆式地畫面,這點真的為「露西」奠定一個地位,而這個地位將永存在觀眾的腦裡,這真的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有趣、玩味的分鏡。

更重要的是,盧貝松將劇本中的每一個理論環節及觸發地細節,雕琢在畫面的每一個角落。仔細回想我們在享受「露西」分鏡的過程中,是不是總經歷著一段思考的過程,大概不到30秒的時間便迅速理解畫面上所呈現的概念。如果我們把這些分鏡視為一個口述的理論,那我們理解這個理論的時間也會需要相同的時間,各位!此乃盧貝松的分鏡最突出的特點,因為,他單單只用畫面就能將高深的理論表達的非常完整,其中只要忽略一個細節就會導致無法理解,由此可見盧貝松的研究程度。

身在台灣的我們,終於能看到台北這個城市在國際電影作品中曝光,這一天終於來了!我們期待已久的城市行銷總算到來。不過,我們真的能看到盧貝松的考究精神有多麼透徹,是的,台北的分鏡很多,但也真的很寫實,交通、城市、飲食全都入鏡,而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新聞

台灣的新聞是一個真的看不懂要報什麼的媒體,而且,畫面相當凌亂,各位應該都沒有忘記他為台灣的新聞設計的三個分鏡吧。

露西: 盧貝松──完整浮現1史嘉蕾‧喬韓森將劇本熟讀,她對於自己的角色有一定的熟稔,在每前進10%她都能做出細微地改變,雖然那是相當細小的轉變,卻將每一個橋段演繹地相當好。對於我們熟知地角色,倒是能夠做出鮮明的分別,從「露西」中我們看不到黑寡婦的影子,即便是她大腦在開發後也看不到相同的形式。史嘉蕾‧喬韓森沒有上一個角色影子,這多少提醒我們她多次入圍金球獎。

這部電影並不是我們一般所知悉的電影,因為「露西」參雜大量的理論,在分鏡也以不同的方式來呈現,劇本的概念也如同他所想地一一敘述,我們可以很確定的是這部電影很盧貝松,或需應該換個方式說:盧貝松的電影就是如此,如此地獨樹一格,使觀影過的各位,都能在心中、腦中一處浮現盧貝松的分鏡、劇本,而我們會更加矚目盧貝松的下一部作品。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One comment

  • 您好,我是一名來自於內地的網友,看了《露西》這篇分析文章後我覺得非常有意思。
    自從《露西》之後,我便深深地發現自己似乎可以與盧貝松導演建立起一個很特別的聯繫。原以為只有《露西》,但隨後我在觀賞他的其他電影時,我很驚訝地發現。。。。。。我對盧貝松導演的電影早已不能用“喜歡,愛,經典!”等詞語形容了。就連其在台接受采訪時的言論等也令我感到非常地共鳴。

    我不知該如何介紹我自己。我所清楚的只有寫給你可能會感興趣的某些事。說真的,我已沒選擇了。否則我又會被自己的直系親屬與其他的親戚給洗腦,折磨致死。當然,我必須承認我的英語水平與生活經歷(某家出版社的編輯原話)真的很差勁。
    聽起來非常詭異,自從《露西》剛上映的時候,我很清楚地記得那天便有了“想看電影”的想法。但那時候我並沒有得知《露西》。要明白的是,在那之前我與電影是幾乎完全絕緣的。然後我便回顧了一下之前所發生的同樣也是發生在我身上的詭異的事情。事實證明那些事情我所接觸的幾乎任何人都沒法去幫我解釋,甚至因為我被家庭洗腦與限制等原因乾脆直接攻擊我。非常搞笑的是,我的精神狀態早已無比接近精神分裂症。但卻又保持著自己的一份特別的理性?並在此之後,又有好幾件詭異的事情在我身上發生了。這些我會在後面一一地寫出。
    不知是不是命中註定,當初我看電影的時候,最初是只看喜劇,然後就是將Morgan Freeman所參演的大部分電影都看了個遍。因為那時候我有一個特別的想法:
    “他可以解放我的思想。”當我看到《露西》的演員表裏有他的名字時候,我為此做了“一些準備(依靠英文字幕提高自己的水平。)”。並沒有馬上觀賞《露西》,但在我觀賞完《露西》之後,我便深深地發覺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或許真的需要您的。。。。。。事實上也就是從《露西》這部電影開始,我便回顧了盧貝松其他的一些電影。一點也不誇張也不驚訝地說:“我深深地感覺到自己的前世是一名法國女子。在正式觀賞您的電影之前,我只是純粹地認為自己的前世是一名西方女子。” 在這裡我一定要說明的是:“娛樂於消遣對我來說,早已失去了那份最基本的意義。雖然我在觀賞您的電影的時候,精神狀態的糟糕以及強迫症等症狀的嚴重發作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干擾。但所幸我還是看了不少您所參與的電影。”
    是的,在這裏我一定要承認我是一名來自中國內地的某人。名字對我來說其實早已不重要了,這就像《為奴十二年》裏的奴隸主對所羅門的一個貫穿著整整十二年的稱呼,不同的只有所羅門需要以一個特別的外界力量來將其救出去,而我呢?我非常明白一定有很多人以我這樣的方式向您求助,可我卻不知為啥,竟然在謹慎的思考一遍又一遍之後,只好這麼地壯膽。。。。。。從我正式觀賞電影至現在,發生在我身上的那些詭異事情。不僅僅只有“家裡鬧鬼,手總是無緣無故地被劃傷甚至是流出血。而且在某些時候,我會突然變得像吸取了CPH4的Lucy一樣。那樣的感受,早已不是一兩次了。同樣地,自從觀賞了《露西》之後,這樣的情況發生得比以往更頻繁一點。因此我還特別諮詢了專業的占卜師,可我將自己的情況詳細地告訴對方時,對方已經嚇得沉默不語。(我甚至能直接從另一邊感受到對方的想法,這可不是玩笑話,雖然我壓根就不信這點。)說的更確切一些應該是覺得我實在是太特別,沒法用塔羅牌直接預測。
    呵呵哈,其實我那卑微的人性也會隨著在中國內地這樣的環境,以及家庭的繼續折磨與虐待,一點一點地喪失。這不是由於主觀上無法控制,而是客觀上的。。。。。。其實遠在加拿大的堂弟,也因為我的叔叔的這種虐待,變得一聲不吭,甚至休學2年了。有一次他們一家回來探望我家的時候,我就即興背誦一段法語。我的堂弟在聽了之後,便說:“哇噢!除了發音不是那麼準之外,其他的都令我覺得驚訝!你似乎有學習法語的天賦!”對於任何一個我所經歷的時期,包括我在3歲之前的那個“特別的噩夢”以及擁有記憶的那一刻則是顯得異常清晰。
    說起來真的很奇特,早在《露西》上映的3年前的時候我就有一種特別的明顯預感:“我必然會被《露西》這部電影所打動。”那時候對披頭士的認識,只有HEY JUDE這首歌。可就在那麼一個不知是什麼的“機遇?”觸發之下,我竟然特別想將披頭士出道至解散的所有歌都聽聽,首先讓我感到觸動的不是YESTERDAY與LET IT BE,而恰好是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為此我還特別去了解這首歌背後的那些延伸訊息。甚至連《第五元素》等也有不少的了解。隨後所發生的早已由不得我控制了。

    我發現我已經可以與盧貝松導演的幾乎任何的作品(哪怕只有製片人的份),甚至是其劇本與構思等都能建立起一種“很特別的聯繫?”。換句話說我對盧貝松導演的幾乎任何的作品,早已不能用最表層的“喜歡,愛,經典!”等詞語來概括了。說不定可以解決我的"精神問題?"

    從正式觀賞電影到現在已有將近5個月了,在此期間已有8部電影。在首次觀看且為英文原版字幕的情況下不僅全都看懂,而且無論聽說讀寫都隨著每一次發現這樣的電影時而有不小的提高。但很不幸的是,由於我的家庭以及經歷,天生個性等因素的深遠影響。我在與他人接觸的時候,所得到的反饋甚至是我所做的一些禮物等東西,評價也是非常兩極化的。就連我說出來的話也是。再此請先參考這裡:[2015/3/15 22:11:50] `: If say only can solve her problem’s people,only Professor Norman.that my problem seems just have Luc Besson can solve?
    [2015/3/15 22:12:45] `: A few guys and you said my english is very cool,but most of people said my english is very poor.
    [2015/3/15 22:13:53] `: Luc Besson is also one of the two extremes feelin’ for people.
    [2015/3/15 22:14:42] `: If you don’t mind,I wanna BTW:"Luc Besson’s face is very similar to my cousin."
    [2015/3/15 22:16:19] Andy Bob: What do you want me to do?
    [2015/3/15 22:16:43] `: I dunno,I just clear I need to tell you those sentences.
    [2015/3/15 22:16:51] Andy Bob: OK
    [2015/3/15 22:17:39 | 已編輯 22:22:33] `: Next.
    [2015/3/15 22:18:51] Andy Bob: OK
    [2015/3/15 22:20:15] `: Did you found?
    [2015/3/15 22:20:34] `: I was in a few times,how much peaceful than anytime for chattin’ with you.
    [2015/3/15 22:20:47] `: Even not any swearin’
    [2015/3/15 22:23:05] Andy Bob: I have it.
    [2015/3/15 22:23:15] `: :) (handshake)
    [2015/3/15 22:23:48] Andy Bob: What now?
    [2015/3/15 22:26:25 | 已編輯 22:29:43] `: Most of people chat or talk with me,all think I’m freak etc.But a few peoples chat or talk with me,not only feel me very funny,but also think I always can creath new surprised,must to’get a how special changin’ to change myself in a key time point.’Or……
    [2015/3/15 22:30:12] `: Pierre Del Rio: What happens when she reaches 100%?
    Professor Norman: I have no idea. But she is the key… to everything.
    [2015/3/15 22:31:30 | 已編輯 22:31:56] `: Pierre De Niro?
    [2015/3/15 22:34:28] `: Look,that’s special points.

    [2015/3/15 22:57:20] `: Mixed styles
    [2015/3/15 22:57:30] `: Guy Ritchie+Luc Besson=
    [2015/3/15 22:57:57] Andy Bob: How many films do you watch in a week?
    [2015/3/15 22:58:16] `: Not a few
    [2015/3/15 22:58:32] Andy Bob: Many I think
    [2015/3/15 22:59:11] `: Between a few to many
    [2015/3/15 22:59:15] `: In 2-3 weeks

    附加信息:《天使A》這部電影竟然讓我在精力相對充沛的下午,集中註意力看到中間部分讓我突然睡意濃濃,差點讓我在看得津津有味的時候直接睡著了。於是我不得不回房間睡一個多小時。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我的軀體變得很虛弱,就連拿筷子時就像一團泥巴。當我將其剩下的部分全部看完的時候,我真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特別感。當然我並不是說盧貝松導演的這部電影不咋的,而是。。。。。。如果你找到合適的人,請讓他們用郵件或SKYPE(當然,兩者皆可)與我來聯繫。我的SKYPE賬號與郵件一樣。

    如果您能幫我哪怕只有一點,我都會非常欣慰的:“1.在理解與尊重的基礎上與我交流,並可以取得一定程度上的了解。2.不知您有沒有什麼人脈,可以將我介紹給幾位資深的電影愛好者(優先考慮對盧貝松導演大部分的電影與我感受接近的。)或者是對我這類在特別不過的人具有十足的研究性質的朋友。”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