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寫劇本就像拳擊,一拳就要把觀眾打趴!

我們一直再尋找美麗的謊言,使我們度過高壓的社會,讓我們能持續面對貸款、家人、上司、自己。人類需要緩衝,但我們創造出良好的體系與架構,犧牲了勞工應有的緩衝,此時娛樂開始發展,我們擁有了音樂與舞廳來盡情放縱。娛樂的發展也觸及了電影,電影也多了娛樂的概念,並從中創造了良好的商業模式。

因此,電影確實難以離開娛樂觀眾的概念。然而,電影不論是否娛樂導向,皆需要一位能夠將全盤架構、渾圓核心、粗枝細節依依納進張張白紙,利用他的思考與邏輯、觀察與感受,訴求理性與感性兼具的筆觸,完成一則真實的情境,寫下一句真實地對白,讓觀眾不會質疑,這是編劇的工作也是電影中的角色。

當我們說出:「這部電影很棒!」其實會不自覺地將分數比例多分給了編劇。若將電影概分編劇、導演、演員,確實會優先看到演員的詮釋,但他說口中念唱的字句皆來自編劇筆中的對白,對白需要設計,如此讓觀眾理解劇情,雖然劇情沒有規定一定的形式,甚至也不需要將故事寫得很完整,主要還是依據編劇想如何呈現。

若我們無法快速理解故事希望呈現的概念,願意額外利用時間來理解故事的觀眾仍是少數,因此劇本會需要如同拳擊手般地強擊,利用一場情節、一句對白、一個動作給予觀眾非常關鍵的轉變或震撼。如同冠軍般地揮出那拳將對手擊倒在地的筆觸。

對於部分編劇而言,這是一種討好觀眾的行為:為什麼每一部劇本都要加入一樣的架構或模式?故事應該擁有本身模樣,原本的故事已經非常完整,因為商業的考量,加入相對突出的橋段反而顯得突兀,豈不是破壞故事的本身?只要能夠拿出優良的劇本時,就不需要擔心觀眾多寡。沒錯!千真萬確!觀眾需要精彩的故事,編劇訴求一版就定稿,但這點卻互相牴觸。

調整劇情,主要因為防止觀眾不喜歡,但不可否認的是:觀眾喜歡的故事,校稿次數並不會過多,就像《震撼擂台》的編劇庫爾特·薩特,他沒有耗費大量時間調整、修正劇本,而是遇見了一則非常完整的故事,讓劇本的呈現,不僅節奏精準,也不會感到任何一項橋段空泛,而是不斷地帶我們演進劇情。

沒有刻意、沒有雕琢,接近渾然天成的故事,庫爾特·薩特看見了故事的全貌,細膩地完成劇本。所以我們才會感到被狠狠擊潰在地,那是一種相當特別的感覺,你知道你躺在地,自己讀秒,十秒、二十秒、三十秒,仍然倒地不起,享受被編劇擊潰後的徜徉。

每一位編劇都在尋找一則故事,一則必須擊倒所有觀眾的故事,使他們因為渾然天成的劇本受到震撼,雖然這一部劇本可遇不可求,但是每一位成功的編劇的共通點就是沒有放下手上的筆,成功來自於堅持,就像《震撼擂台》一樣──站著就是要把困難擊倒!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Catchplay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