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格漢的心靈鑰匙:影評

Manglehorn

一部特殊的電影來自奇幻的筆觸,在傑出的演員下──艾爾‧帕西諾(Al Pacino)將奇幻獨特的故事,轉化成幽默曖昧的形式,如同梅格(艾爾‧帕西諾飾)漢拿起隱形的筆尖,演繹的同時寫下了故事情節,因此而沒有邏輯。卻明明之中卻呈現出能解釋自己的概論,透過幻想與對話,讓我們將梅格漢檢視地更佳清楚。保羅·洛根(Paul Logan)使用了相當大膽的方式來陳述,而大衛·戈登·格林(David Gordon Green)則將大膽賦予了奇幻,以及無法忽略的艾爾‧帕西諾,他不僅精彩,對於角色的深入更解釋了:如何使用獨一無二的天賦──奉獻於表演中。

電影有很多種魅力,不同類型的電影也會散發出符合其類別的吸引,而《梅格漢的心靈鑰匙》(Manglehorn )或許奇幻,但卻難以將其歸納為奇幻,無庸置疑地是相當特別,故事完全聚焦於角色的特質,梅格漢被保羅·洛根雕琢成極為神秘的角色,瘋癲也品格的鎖匠,恰恰地呼應的角色的設定。

梅格漢在尋找心中最裡想那一份愛情,然而卻將其深鎖在心靈中最深的部份,白貓是一種象徵,除了能突顯孤獨之外,也可以將其進一步地解讀成孤僻。他能將遺失鑰匙的鎖解開,卻無法解開心中最私密的那份自己,這就像個謎底,保羅·洛根使用不同的角色來敘述梅格漢,也包括梅格漢本身。

從獸醫到兒子,都被賦與敘述的功能,每一項解讀的橋段,皆是由梅格漢與其角色接觸,再帶進其他角色對於他的觀點,獸醫為白貓執刀取出異物,也譬喻了梅格漢需要一種外力將他切開,才能獲得那一份機會,同時也展開了自己不願面對的開端。

與自己對話與幻想都是一種尋找,而大衛·戈登·格林相當完美地利用西瓜完成了那極為獨特的平移長鏡,幻想乃在尋找一種迫切,他必須要讓自己忙碌,如果不再前進,那是最龐大的恐懼,這點也暗示了梅格漢的心靈處於龐大的空虛,因此被拒絕後才會不斷地說服自己需要回歸自我定義的正常。

梅格漢是一位相當特殊的角色,相對而言不是一位觀眾易於投射的人物,但非常令人驚豔的是:艾爾‧帕西諾的天賦似乎沒有一位角色能難倒他,不僅詮釋地相當輕鬆,更將角色的瘋癲與特質完整地納入自我,由內而外散發。向來以角色深入程度而聞名的艾爾‧帕西諾,再度成功地展現了對角色的切中與雕琢,這是艾爾‧帕西諾的天賦,拿起劇本讀完角色,便銳利、精準地握住了角色核心,如此能全面、迅速地進入,相對也能快速地抽離,是一位相當乾淨的演員。

然而《梅格漢的心靈鑰匙》的最後確實解答了角色自身的心境,他選擇讓心靈深處遠航,同時摧毀了可能懷念的所有線索,而那位默劇演員也反應了自己,摧毀與遠航就像被外力切開,鎖沒有因此而解開。然而當你從心出發,就沒有打不開的鎖。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原創娛樂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