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主題曲唱出人生的十字路口

Maverick_news_102002

睽違四年,鄭文堂導演最新力作《菜鳥》,以2015年的台灣社會現況為背景,講述菜鳥警察帶著理想與熱忱進入警界,第一次任務就遭受高層的政治壓力,面臨各種現實壓迫下逐漸捲入黑暗勢力。最近網路上許多導演、作家、歌手、演員紛紛在臉書分享「菜鳥精神」貼文,回顧自己還是菜鳥時的那段日子,藝文界與音樂界人士站出來力挺!值得一提的是,獨立樂團精神領袖濁水溪公社主唱小柯也參與了《菜鳥》演出,操刀電影配樂的鄭宜農與滅火器主唱楊大正也都在片中客串一角。

《菜鳥》電影配樂由金曲樂團滅火器主唱楊大正、曾以《夏天的尾巴》入圍金馬獎最佳新進演員的創作歌手鄭宜農、專業編曲家胡俊涵合力製作。其中楊大正寫的主題曲〈十字路口〉在台北電影節放映時,就獲得超高人氣討論度,不斷有粉絲留言詢問這首歌是誰唱的,認為是繼〈無聲的所在〉後最寫實的台語歌。等待多時MV終於在今日熱血上線!楊大正表示「〈十字路口〉是為了莊凱勛飾演的老鳥警察這個角色寫的,有一場戲凱勛在橋下唱卡拉OK,累積的壓抑情緒也在這場戲裡大爆發,實在太有感覺,我看完劇本就寫出來了。」莊凱勛飾演的落魄老鳥明哥,原本是警界的傳奇人物,破案無數,為了替深愛的酒店小姐(簡嫚書)還債,而放棄自己堅信的理念,正義及理想之間該如何拿捏?透過楊大正帶點苦澀的歌聲,一字一句拳拳到肉,詮釋老鳥的無奈與悲哀,「老鳥也不是自願的,而是這個社會真的讓人太無力了,很容易就會失去理想。」問到莊凱勛的歌喉如何,楊大正搞笑回答「 嗯…凱勛演戲真的很棒!」

其實楊大正與莊凱勛兩人的交情好到稱彼此兄弟,上週末在滅火器的臉書裡還live直播打賭過程,楊大正說一個月要減重六公斤,按莊凱勛提供的減重食譜跟運動照表操課,若一個月之後驗收減重成功,莊凱勛就得露腹肌打領結出席《菜鳥》電影宣傳活動;但若減重失敗,滅火器的公開演出楊大正就要穿Hello Kitty內褲上台表演,歌迷紛紛回覆激烈討論。

滅火器楊大正, 鄭宜農夫妻倆首次合作操刀配樂

夫妻兩人首次共同操刀電影配樂,《菜鳥》大多數配樂初期由鄭宜農發揮創作,之後再由楊大正接手完成,依照老婆的原創旋律下去延伸。兩位年輕的音樂創作者不想被傳統情感鋪陳牽著走,希望做出創新之餘又能真正貼合影像的配樂,「我們算是一路帶著背離傳統的企圖,實驗影像與聲音結合的各種可能,不能過於搶戲,但也不能太無聊。」兩人表示。

至於在片中客串舞女的鄭宜農,是鄭文堂導演的固定班底,不過之前合作大多是寫電影主題曲,完整的一首歌,用歌詞和旋律說故事對創作歌手來說並不難,但是一部電影的配樂相對困難許多,最困難的部分還是與導演父親的溝通,「鄭導有他自己對聲音的想像與偏好,要與之抗衡是辛苦的,但我其實最後並沒有做太多退讓,希望導演不要記恨!」鄭宜農笑說。第二次合作配樂被賦予更多大膽的空間,也讓《菜鳥》在音樂上的完整度和個性都鮮明起來。

資料來源醉夢俠電影有限公司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