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戴面具依舊隱藏不住邪氣──妻夫木聰

museum1

一個是演起戲來可以因為劇中人物心情而不吃不喝的小栗旬,另一個是就算整天戴上青蛙面具也不喊苦的妻夫木聰,導演大友啟史表示:「【惡魔蛙男】集結了我最愛的兩大男演員,他們的敬業態度讓這部戲變得更有張力。」

導演大友啟史說:「一部充滿魅力的電影裡,一定要有一個能與好人分庭抗禮的惡人,只有惡人能夠彰顯出好人的可貴,那些聰明絕頂,生性殘忍又狡猾的惡人們越是綻放出他們邪惡的本質,電影就會越精彩!」因此當讀過原著的妻夫木聰答應演出蛙男這個角色時,他展現出十足對這部電影的熱情,不管是長時間戴著面具,或是露臉時的特殊化妝,他一定親自上陣。妻夫木聰說:「蛙男的工作是特殊化妝,我除了到特殊化妝部門見習外,為了能夠獨立完成這些『藝術品』,我也花了三個月的時間鍛鍊身體,調整出適合的體態。」而蛙男入魔般的神情也是妻夫木聰過去演出的多部電影中不曾見過的。

「邪氣逼人!」導演大友啟史形容妻夫木聰:「他很享受隱藏身分,純粹演戲的樂趣!即使在青蛙的面具的掩蓋下,依舊藏不住他本人釋放出的強大邪惡氣息,我想這是讓他最得意的!」

另一方面,小栗旬在片中飾演被蛙男逼到極致的澤村刑警,不僅拍攝時全神貫注,就連車禍被撞的場面一樣不假手替身。曾經因為太熱衷於工作而忽略了妻子與孩子,以至於讓家人落入蛙男的掌握中,擔心妻子與孩子安危的澤村刑警每分每秒都是煎熬,戲外的小栗旬也一樣幾天幾夜不吃不喝也無法入眠,不演戲的時間就把自己關在旅館房間裡,這讓【惡魔蛙男】在最後高潮戲時,表現出驚人的爆發力。

「小栗旬、妻夫木聰與飾演澤村刑警妻子的尾野真千子三人最後的一場戲,就像是把精神與肉體都逼到臨界點一般,讓每天的拍攝工作都在筋疲力盡中結束」導演大友啟史肯定地說:「他們三個人每天拍完戲以後好像都瘦了2公斤一般。能夠擁有這樣的演員,是導演最大的幸福,也是觀眾的福氣。」

內容飽含推理又極度驚悚的限制級電影【惡魔蛙男】故事敘述只有在雨天才會出現的殺戮藝術家,總是在雨天穿著雨衣戴上青蛙的面具,進行他娛樂大眾的連續殺人計劃,他特別講究屍體的呈現方式,總是在犯罪現場留下刑罰的名稱。澤村刑警(小栗旬 飾)與他的部下西野(野村周平 飾)在深入調查這一連串事件的關聯性之後,發現蛙男的下一個目標竟然就是澤村的妻子:遙(尾野真千子飾)。

失去冷靜又連絡不到妻子與兒子的澤村刑警很快落入惡魔蛙男的陷阱,不斷陷入更深的痛苦與絕望之中,這名執行私刑的謎樣藝術家:蛙男的目的究竟是什麼?這一切的謎團將於11月12日,台灣與日本同步揭曉。

來源華納兄弟新聞稿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