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已經數位了,還再等什麼?讓再拼十年的侯孝賢帶我們回顧金馬、回顧自己

review-golden-horse-review-self

第52屆金馬影展正式落幕,對於各個獎項的結果,相信也會引起兩種對立的聲音,但是影展的功能似乎遠比我們所想像還要來得更加寬廣。當大家都聚焦在誰能獲獎的同時,也推動了電影產業,使持續創作電影或希望能進入電影世界的夢想家,多了一份肯定,就如同侯孝賢在頒獎典禮說:『現在都已經數位了,數位化後成本低阿,那你還在等什麼?趕快去拍電影吧!』

振奮人心後我開始好奇?對於一位傑出的電影工作者,他們的生活形式跟我們有什麼不同?大家都有五官與六種感知,但為何在影像的呈現與聲音的傳遞卻是我們難已觸及的成就,我們是不是少了什麼特質還是不夠努力?面對侯孝賢導演的鼓勵與金玉良言而開始苦思,苦思自己如果是一位電影工作者,我的生活與模樣將走向什麼形式?

自己於觀影的時刻,腦中會出現許多故事,根據某一項橋段而獲得故事的靈感,畫面不斷地湧出。也曾試著將故事寫下來,然而當我將故事轉換成影像時,便開始苦惱應有的呈現方式,面對成本與預算極為壓縮的情況下,能否展現出心目中理想的面貌?開始懷疑自己的作品,也更加質疑自己是否能成為電影工作者?

在第52屆金馬影展表現優異,並且以《刺客 聶隱娘》榮獲5項大獎的侯孝賢,不論在台上還是台下,似乎都突顯了傑出電影工作者應該擁有的形式,他必須活在故事裡。跟劇唐朝小說改編的作品,歷時9年才完成心目中的《刺客 聶隱娘》於是,我質問自己兩個問題:我是否能耗費龐大的時間來構思一個故事?我是否能活在自己喜歡的故事裡?

那兩個答案的問題就像兩把劍插進我的心中,我的心在淌血,但依然能跳動、存活。今年已高齡的侯孝賢導演,拿下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上台後與我們敘述了他的生活:『每天早上起來,我都會家裡附近散步尋找靈感,現在我已經68歲,但我應該還可以再拼個10年吧!』聽到這一席佳話,不禁在電視前響起了掌聲。

電影裡沒有年齡、性別、種族、膚色的限制,因此只要我們願意扛起攝影機拍攝,那終究能看到自己的影像呈現在電影院的大銀幕中。高齡也不願意離開電影的侯孝賢導演,與目前才剛步入電影的我,無庸置疑地,他是永遠的目標,雖然距離遙遠,但其閃耀程度不斷趨使著我向前走。

既然已經知道自己無法成為傑出電影工作者,我又再一次地詢問自己能夠在電影裡完成的事項。之前,我與林書宇導演訪談的過程中,他向我詢問:『為什麼要使用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我答道:『因為第一次與電影接觸,乃透過執筆撰寫劇本,所以我是因編劇而發現自己的事業,使用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也是告訴自己不要忘本。』

起初因為8分鐘篇幅的故事而踏入了電影,隨後因希望能推廣電影工作者而建立了Screenwriterleo,從中提供觀眾、讀者優良的平台,讓我們發現電影工作者而不僅僅是電影。倘若已習慣在電影院尋找視聽娛樂的享受,或是感受精粹的影像與聲音,不論前者或後者皆來自為電影不斷付出的一群。

穿著正式服裝出席影展,其實是一種尊重及重視,尊重電影工作者與重視電影藝術。就算我已確定自己無法成為偉大的電影工作者,但我依然因為編劇而開闢了電影道路,只不過這條道路不是走在製作與拍攝的現場裡,而是一座橋樑、園地,讓我們將電影工作者的作品與成就放大,使觀眾與讀者看見他們的工作與肯定,這是我現在的理念,也是我希望能完成的工作。

相機已大量數位化,相對大量使用膠卷、底片耗材的時代,成本確實低許多,而建立一個平台也不像曾經的高成本,因此我沒有拿起攝影機,而是提供一個聚焦於電影、電影工作者的空間,將電影放進我們的生活,推廣電影工作者。我會負責讓Screenwriterleo持續捲動,侯孝賢導演還要再拼10年,那我還有什麼理由放棄?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