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愛的禮讚:劇本的黃金公式

【編劇人生】愛的禮讚:劇本的黃金公式

韓國電影似乎有一種相當好的公式,這種公式非常特別,如果我們從劇本的角度來切入──其實是非常難解析。若愛因斯坦將相對論簡化成一道公式、若史蒂芬‧霍金以一道公式來解釋宇宙及時間,那韓國的電影劇本──韓國電影的劇本,擁有愛因斯坦與史蒂芬‧霍金的紮實與簡化。

面對觀眾,編劇是否應該拿出複雜的劇本,讓觀眾走出戲院後還能留著一個大問號,使他不斷回想剛剛所看到的種種?其實因人而異,熱愛推理小說的讀者,大都讀過福爾摩斯,以及能夠挑戰自己的邏輯能力的亞森‧羅蘋。亞森‧羅蘋當中地推理及懸疑,塑造出一種令人完全困惑、百思不解地謎題,當我們讀完後或許還分不清誰是受害者、誰是兇手。

因此,善用大量邏輯並從中找尋方式能夠將其陳述地更簡單,這種方式已不僅在愛因斯坦與史蒂芬‧霍金,福爾摩斯與亞森‧羅蘋看見。現在我們能從《愛的禮讚》中發現這項方法以被運用在電影裡,透過現代的凸透鏡,紮實又簡化的呈現,電影也多了一項新的面貌,也呈現了韓國電影在製作上的韻味。

《愛的禮讚》確實是一部非常成功的劇情電影,我們能從編劇手中看見那一份經過極度複雜地思考所創下的情節。每一個橋段都代表了一個事件,這項事件會在最後一起給予觀眾,給予我們滿意地答案與結局,因此我們不用擔心《愛的禮讚》會如同亞森‧羅蘋般困難,但編劇致力於給我們紮實的感受。

劇本從最大結構開始編寫,慢慢一點一滴地加入細節與支線,再加入第二道架構。盡量讓劇本不單一,編劇希望給我們極度滿溢地劇情,選在特定的時刻,將其全部解放。所以《愛的禮讚》就像我們在玩解謎遊戲,謎題不是一道兩道,而是多線進行,所以不能一次只拆解一道,而是全部的謎題在同一時間進行分析。

然而,當你完成一部分的謎題後,你會發覺──原來編劇是如此幽默!他刻意設置非常多個謎題,但全部的謎題都會在特定的時刻,匯集在一起,成為最後的關卡,這道關卡不需解迷,它是一扇大門,推開之後你就會看到最後的結局。結局將掃開所有的苦惱,因為結局解開了所有的謎題,沒有留下任何遺憾。

如此也就堆砌劇本的黃金公式,劇情中所有的困惑皆在推疊情緒,使最後的結局成為一項極度完善又盡美地畫面。從此,我們更加能夠確定韓國電影於劇本撰寫上,是如何拿捏特有的筆觸,雖然不是每一部韓國電影都使用這項黃金公式。但我們可以從中看出韓國習慣地敘述方式與節奏,完全不同於日本、法國與美國,並且《愛的禮讚》就是一部使用公式地韓國商業電影。不僅劇情錯綜複雜,更一點一滴的萌芽,萌芽我們的情緒,在一氣呵成地爆發,或許這是一個新穎又良好的方式給與觀眾一部好作品。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絕色國際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