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撰劇本、寫影評、再到創業

六月劇本生活無字

現在回想起來──我不知道當時哪裡來的勇氣展開寫劇本的道路,起初只是因為喜歡看電影,加上幾本小說,才揚起筆尖向自己證明:我會說故事。那夜──痛快灑脫地寫下人生中第一部推理短篇小說,我沒有向太多人證明這部作品。

那只不過是一次偶然,但人生中似乎只有在偶然才能看見自己喜歡的事物,因此我開始創作故事。一篇兩篇到一部兩部,一次又一次地深陷,難以逃出自己創造的漩渦,我也不想離開。曾經提姆‧波頓在《科學怪犬》提到:電影中每一位角色,我都可以花好幾個小時細膩地端詳、雕琢,使人物能夠更加真實。

此時才發現:我一直在使用文字培養自己與故事的關係,加強我與它的連結。一字一句地寫下,類型也從奇幻跨到政治懸疑,乃至社會狂想。在一個春夏交接的良夜,我看到YOUTUBE舉辦大型影片競賽,評審主席是大導演:雷利‧史考特。並提到他人生中第一部短片,用50美金製作了人生中第一部影片。

偶然會被加速。史考特讓我看見我所有的故事都是因為電影而生。當我看完電影,我就會寫以該部為原形來撰寫故事,從架構或細節來發展。將自身所撰的故事全部讀完後,又一次地面對事實。我的故事不能給予讀者更多內涵,因為每一篇都是抄襲,我將創作過度機械化,因此我決定我要改變!既然我喜歡看電影,何不來寫劇本?正好又逢YOUTUBE舉辦大型影片競賽,如此清醒的時刻,揚起筆尖寫下第一部短片的劇本,也敲開了三項階段的大門。

第一階段,撰劇本

當時的確狂妄又愚蠢,但是我很感謝自己狂妄又愚蠢。以一位編劇而言,我所擁有的涵養絕不可能創作一部動人的故事,然而我堅決地衝進雷利‧史考特為電影工作者敞開的大門。我以完全零成本加上一台類單眼相機,製作出極為糟糕的作品,面對各國電影工作者,我知道我不可能能夠飛到威尼斯將作品已開幕影片的形式展出。而我仍然感謝自己踏出寫劇本的那一步,因為沒有這一步我將不可能有任何突破,更不會創作出觸動觀眾的故事。

第二階段,寫影評

看清自己的撰寫模式後,踏出那改變的一步,決定拉長故事的創作時間,量產不如精緻。在著手創作第二部劇本時,面臨沒有足夠的資金來製作短片。但沒有澆息我對電影的熱情,便將文字再作一次轉化,開拓另一項電影道路。

雖然影評與劇本不同,但這能夠給我的文字不同精煉,培養不同地電影觀點。每當我看完一部電影,不論精彩與否,我都為這部電影給與碩大的掌聲,雖然只製作過短片,但是我知道電影工作者的辛勞,因此他們絕對值得掌聲。並透過觀影增加電影知識,在影評中我會提到製作方法,敘述看到的困難。但是評論相當嚴肅,我希望我能創造一個平台與各位一起聊電影,因此編劇人生邁開了第一步。

第三階段,來創業

從劇本到影評,我發現我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我能夠不斷地寫劇本、影評,只要堅持,我相信我能受到多方面關注,成為一位傑出的作家或電影工作者。成就自己很開心、很高興,但對我而言:成就他人非常滿足。長久以來,觀賞電影、撰寫評論、翻閱資料與報導,我從中察覺自己一直在獲得,獲得電影工作者給我的作品、獲得媒體幫我整理的資訊。不論是導演、編劇、演員、媒體,他們都在不斷地給予,盡量滿足觀眾。

電影不孜不倦,希望我們能夠再度擁有最溫暖的感受,我很清楚我獲得了什麼,更清楚我想要做什麼,因此我正式創辦編劇人生,提供一個平台,讓各位能夠從這裡發現你喜歡的電影,我利用導演、編劇、演員、媒體的傳達模式,給予大家資訊,幫助你找到喜歡的電影,加入滿足他人的行列。

我有夢想、我有目標,但是不能忽略事實。電影媒體在台灣不是一項簡單的題目,但不論創什麼業都很困難。在台灣,電影市場並不大,我們擁有相當可觀的觀影人次,但是觀影人口沒有想像中的多,所以電影媒體所分到的市場將比想像中少許多,如果要舉出台灣知名的電影公司並不困難,然而要舉出電影媒體──我們可以捫心自問。

嚴格說起來,台灣媒體過量,新聞台很多間,每一間都二十四小時播放新聞。但是卻不曾看到專注在電影,我想是因察覺電影的市場不大,所以不願投入資金與人力。也有很多人指出電影太容易虧損,而不願冒險。諸家媒體不願轉型電影,終究還是因為虧損風險。我看見了這一項現況,不禁感到龐大的恐懼,難道我會因為市場而失敗?我失敗就是因為市場太小嗎?其實,說出:失敗是因市場的緣故,這種人很不負責任!

假設我寫的劇本賣不好是因為導演不會導,那是不想背負責任的自私。沒有不會寫劇本的編劇,只有不前進的編劇,創業也是一樣。當我們面臨難題,絕不是怨懟困難導致失敗,而是克服困難慢慢步向成功,就算市場不大,我也不會因為失敗就不責任的說市場不好、市場不大,市場有他的選擇權,我應該要符合市場,而不是改變市場。

我不斷地找自己與市場的平衡點,如何能幫助他人也能使自己成功,也是永遠的課題。幫助觀眾找到喜歡的電影,協助電影公司票房成長,正是編劇人生所面臨互相牴觸的概念。所以我呈現較中立的觀點,決定將與大家一起聊聊電影的幕後,電影工作者的生活,將他們的生活與自己比對,能夠給我們不同的共鳴,並能抓到平衡。

許多評論會抨擊電影。這點在美國很常見,但是美國擁有夠大、夠完善的市場來承擔負面評論,負面評論讀寫皆饒富趣味,可是台灣不像美國,我不可能用美國的市場在台灣創業。兩國的市場屬性迥異,並且電影公司很有可能因為負面評論而造成不容忽視的虧損,導致企業減重,所以我的評論不會指出負面,乃陳述電影中傑出的項目,就算電影再糟糕也還是有優點,拋出這一項看法,並不是為了平反,而是提供我們可能忽略的優點。

現在創辦不到一年,未來我想以不同的形式回饋,不論你是觀眾還是電影公司。也預計邀請大家加入編劇人生的行列,在這個平台上一起聊電影。就算我失敗,我也很感謝你們的關注,創業維艱卻很精彩,將這項精彩回饋、共享,也是我的致力。讓編劇人生為電創造不同、讓我為大家締造生活,我能成就各位,已經非常滿足。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