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梯看見蔡國強的煙火藝術──獻給起點

the-skylader

對於一位藝術家來說,藝術的構造與內涵應該以什麼為基礎?這應該是困擾許多藝術家得難題,如果我們把這個問題轉換成多數人的常態,就會像是:現在要做什麼?今天晚上吃什麼?嚴格來說:最難抉擇的事情都不是人生最大的問題,而是相當稀鬆平常的小事。

因此許多時候,每當自己在撰寫文章、劇本,以及站在鏡頭後與站在鏡頭內,我都會問自己一個最純粹的問題:我應該要用什麼題材?我這篇文章應該要寫什麼給觀眾看?這部劇本應該包含什麼想法?我應該要拍什麼調性的鏡頭?我的角色應該用什麼來表達?

雖然這四個問題每次都能迎刃而解,但是每次的創作過程都一定會碰到這個問題,因此我相信當煙火藝術家蔡國強老師,在創作藝術時,一定會碰到應該是什麼?有什麼?什麼方法來完成?從Netflix的原創紀錄電影《天梯:蔡國強的藝術》(Sky Ladder: The Art of Cai Guo-Qiang),我們可以看到大膽、前衛的煙火藝術藝術家。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導演凱文·麥克唐納(Kevin Macdonald)為什麼會將電影中的煙拍得非常悶,畢竟這不是一部探討環保的紀錄電影,卻突出各個鏡頭的煙霧的悶絕感,看到那些鏡頭似乎使人覺得生命就像煙火爆發後的裊裊炊煙,爆炸的絢麗、繽紛又大膽,但終究還是會化成煙,因風消散。

但換個方式來想,煙的悶絕或許是最好的方法展現蔡國強老師的生涯,曾經歷過文革與迷網的煙火藝術家,離開故鄉來到日本、美國。旅居日本期間,為探究火藥在繪畫作品裡的特質,因此開始實驗大型爆炸創作,遇見爆破是因為實驗而開始。

偶然與爆破相遇,就像蔡國強老師本身就是一到煙火,引爆者則是實驗創做的自己。他開啟人生的新篇章,不來自任何人,而是來自己。雖然從影像中看到得煙相當悶,但這可能是煙火藝術所探討的自我、社會、哲學的存在,就算煙已隨風逝去,但仍然能感覺到它就在那。

天梯的製作相當困難又複雜,不慬要考慮風速、風向,還要考慮到當煙火往上攀升時會不會斷裂導致失敗,更因為天氣因素而延後天梯的引爆。清晨時,蔡國強老師點燃引爆煙火,當我們看到一條長達五百公尺的紅焰長梯,緩緩的垂直於天際時,就像為所有看到這條階梯的人,架設了通往宇宙的道路,帶我們達到永遠到不了的地方。

而在電影中《天梯:蔡國強的藝術》,老師也特別在尾聲時,將天梯獻給自己的奶奶,因她還在蔡國強老師還小的時候就告訴他:你是一位藝術家。天梯也象徵著人如何觸及看似難以到達的地方,如果沒有穩固的基礎,也不太可能完成。

蔡國強老師的奶奶就像老師的起點,他將天梯獻給起點,我們也能以此看見老師的藝術中所包含的一項概念,並且非常單純,就是獻給自己的起點。

圖片來源Netflix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