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之地:影評

Strangerland

入圍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的評審團大獎(Grand Jury Prize)我們能透過《陌生之地》(Strangerland)發現澳洲(Australia)內陸的光怪陸離,僅以小孩失蹤來表達奇幻的沙漠。並清楚地利用一首詩貫穿了電影,倘若觀賞《陌生之地》後難以忘懷那首詩──這正是《陌生之地》無比奇幻的韻味。

日舞影展,我們可能對這項影展的熟悉或許不像奧斯卡(Academy Award)金球獎(Golden Globe Awards)英國學院獎(British Academy Film Awards)來得熟悉,這些獎項都是非常著名的電影盛事,獎項放大了電影,我們也能從各大影展中看到哪一部作品佔有一定的文化地位,如何矗立在相當短的電影史中。

如果一部電影瞄準了影展來製作,其實能從電影史中選擇一部地位崇高、每位電影工作者都將它視為聖經般重要的作品,透過該作品當作範本,從中來完成一部致敬意味濃厚的作品。雖然這是一項方法,但在主觀意識為首要的電影產業裡,致敬雖可行,但不一定能廣受青睞,因此拍攝電影工作者心中的故事才是相對重要的題材。

曾參加過坎城影展的詹淳浩──他指出:「坎城影展有很多電影的交易,獨立電影的團隊能夠在坎城把電影販售給中意的電影經銷商,他們喜歡看到文化的不同,那是超乎想像的文化包容。」

文化包容,我們不僅能從坎城看到,還有日舞影展。日舞影展的地位就像獨立電影的奧斯卡,每逢日舞影展期間,都會有許多知名的導演、編劇、演員、製片參加影展,大家共聚一堂觀賞大銀幕放映的故事,從中來獲得我們不曾聽過的文化,而《陌生之地》便是非常好的範例。

澳洲內陸大多屬沙漠地形,每逢夏天不僅炎熱更會有許多沙塵暴,地廣人稀的條件下,若有人失蹤,搜尋起來確實不易。在雙編劇菲奧娜‧賽里斯(Fiona Seres)邁克爾·金諾李斯(Michael Kinirons)的致力下,他們將失蹤導進了『彩虹蛇』(Rainbow Serpent)這是一種由澳洲原住民(Indigenous Australians)幻想出來的傳說生物,主要掌管氣候並為超越一切善惡的至高無上的神,同時存在著偉大的意志。

《陌生之地》敘述了『彩虹蛇』掌管的大地,我們可能會認為類似《纏繞之蛇》(Leviafan)因為《纏繞之蛇》乃以聖經中的怪獸為譬喻來諷刺俄羅斯當局政府,並在坎城榮獲最佳劇本,然而《陌生之地》則是以相當神秘的角度夾帶日常的方式呈現了『彩虹蛇』的傳說,我們能夠從導演金‧法芮(Kim Farrant)看到各種奇幻的影像,就像至高無上的神一樣,非常神祕。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華映於樂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