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試著去思考每一種人格的特性,這相當耗費精神,但寫起來很有趣。野獸的出現在於獲得認同與肯定,現代心理學曾提到:每個人都希望受到他人的肯定或認同,野獸的出現也呼應了這個概念,或許也呼應了我們:若要有效抵制暴力,就從認同他人開始。

一般人的歧視眼光是因為自己做不到,所以才會出現歧視與傷害。當鄙視達到臨界點便會形成反撲,這也是為什麼第24個人格正在形成,這是對鄙視與歧視的反撲。一個角色必須要演出多種人格,這是一種表演上的挑戰,不過詹姆斯·麥艾維非常成功地演出每一個人格,不僅層次分明,更像一個獨立的個體,這點也是《分裂》中相當精彩的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