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第一次做演員是扮演一個小角色,當時他13歲。一年後,14歲的他在報紙上看到了尋找年輕演員的廣告,飾演一位問題少年,這份廣告是由法蘭索瓦·楚浮(François Truffaut)刊登。而這部電影正是他的半自傳作品《四百擊》(Les quatre cents coups)

安德烈·巴贊出現在他生命中後,透過電影幫他找到了人生正途,結局裡,楚浮用三個長鏡頭說完主角的迷茫,海聲伴隨他的無奈與渺茫,將安坦的遭遇譬喻成隨波逐流的海浪,兩者互相呼應的同時卻只有三個鏡頭,而《四百擊》的結局更成為了影史上、法國新浪潮中的經典。

《間諜橋》來自史蒂芬‧史匹柏年幼時期,他聽著親戚敘述東德與西德、冷戰時期的種種。我們能夠從他的影像看見悲慟與傷痕,當然也能看見喜悅與紀念,而《間諜橋》便是涵蓋了悲慟與傷痕、喜悅與紀念的歷史,當歷史從他的影像躍出,就像法蘭克與卡爾、觀眾與史蒂芬‧史匹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