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需要大量的練習,這三位已經將他們的練習作品拍攝成一部足以上映的雛形,他門克服非常多困難,那不肯放棄的堅持,賦予了電影內涵,故事反映出創作者。不分篇幅長短,而在於他們感動我們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