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僅能從《我的蛋男情人》看到前所未有的假設,同時以故事聚焦的題材裡看見幾乎不曾被談論過的主題──凍卵!以及《我的蛋男情人》則是從女性晚婚、高齡產婦的角度,敘述了台灣現代女性所面臨的問題,並且說得相當有趣,更令人大笑

依晨跟小岳吵完憤而離開的戲;狼狽的走在街上、還突然大雨、還跌倒,手中的東西還撒了一地。因為鏡頭是拍全身,該場戲無法穿戴護膝,所以劇組特地請了動作指導來教依晨怎麼跌倒,讓畫面看起來有效果、但是又不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