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區考克不僅沒有複製自己的前作,同時更創造了新穎的鏡頭。他不斷在電影中嘗試新的拍法,甚至可以說:希區考克的作品就像一位跑的非常快的選手,目標不在與其他人競爭,而是在測試自己可以跑得多快 !當我們發現他的速度非常快時,我們已看不到他的身影。

安德烈·巴贊出現在他生命中後,透過電影幫他找到了人生正途,結局裡,楚浮用三個長鏡頭說完主角的迷茫,海聲伴隨他的無奈與渺茫,將安坦的遭遇譬喻成隨波逐流的海浪,兩者互相呼應的同時卻只有三個鏡頭,而《四百擊》的結局更成為了影史上、法國新浪潮中的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