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會了取捨,台灣的一些風景本身就說著許多故事,我只是將演員放進那個風景裡,某些角度不用刻意取景,只需要專心去呈現山腰上的景致,不論是神秘出現又散去的山霧、草的顏色、岩石的形狀或是大海、岩洞、大自然中的一切、泥濘不堪的地面,都讓我願意頂著颱風與烈日拍攝,更別說還有地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