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使用類似的角度來看《異形:聖約》,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本來給我們看一個方方正正的立方體,當他將立方體旋轉一百八十度後,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方錐體,他將大衛(麥可·法斯賓達飾)這個角色說得很有力又迥異,改變了我對故事的所有想像。

《怒火邊界》導演丹尼斯·維勒弗去看了由雷利·史考特執導哈里遜·福特主演的《銀翼殺手》。當時的他還不曉得那部反烏托邦科幻經典–描述著一個人(哈里遜福特 飾演)追捕一群人造人–將會大大改變他的命運。「我還清楚的記得開場,」維勒弗嚴肅地說他看過這部片“幾千遍”,熟到可以倒背如流。

驚嘆又屏息!如果我們不斷地在尋找一部能夠使我們看見饒舌樂的興起、如果我們在尋找一部能夠使我們看見近代史中黑人所受到的待遇、如果我們在尋找幫派鬥爭與混沌的電影,那《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正是我們期待已久的絕佳精彩音樂傳記作品

在《出埃及記:天地王者》美術衝擊之後,再貼加對親人的緬懷與紀念,那一刻已無法壓抑那份激昂,從座位上衝天而起,雙手的拍擊聲似乎快要蓋過電影裡的音樂,正在離場的觀眾當然對我的行為感到詫異,回過神來確實尤其尷尬,但我不懊混被大家以怪異的眼光看待,因為我這是我的觀影角度,也是我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