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最壞的好人,也是最好的壞人,他懂得傾聽,善於察顏觀色,能夠從女客人的服裝、使用的香水,配件與說話的語調,立刻明白她此刻的心情與需求,也因此他的酒吧總是有絡繹不絕的女客人,而床邊也總有換不完的伴侶在他身上尋找一夜的溫暖。

吉勒摩·戴托羅再度創下新標準!透過大量的巴洛克布景與服裝,種種設定不僅反映了《羊男的迷宮》地極精細美術,更將影像顏色與鮮豔,推展至新的層次。他透過《腥紅山莊》告訴我們:當影像佈滿鮮艷又銳利的腥紅,就像一位演技精采的巴洛克演員,詮釋了所有畫面。

因為安‧海瑟威的詮釋,不知不覺認為應該要選擇去超越,透過不斷的超越才能獲得青睞,在巴黎呈現的角色轉變,屢次都被她的演技精驗!每一次都讚嘆她好適合這位角色,因為《穿著Prada的惡魔》認識了安‧海瑟威,也是從《穿著Prada的惡魔》之後開始期待她的演出。

在《高年級實習生》所有關於女主角本身的心境,其實我們皆可以解讀梅耶斯對於自己人生的解答,或者是一種理想狀態,在事業有成之後的女人,接下來會尋求什麼?像男人一樣更俱野心地發展公司與事業?梅耶斯給了我們的非常清楚的答案:女強人最不希望自己僅有事業而失去了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