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熊麻吉2:塞思‧麥克法蘭再創經典

如果說《鳥人》是一部相當內斂又龐大的控訴,控訴著好萊塢近年超級英雄與電影生態,那《熊麻吉2》就是鮮明巨大的調笑,以非常美國的慨念來諷刺現今的流行文化與社會,因此從麥克法蘭的《熊麻吉2》我們可以看到他熟悉的模式,使他在電影上又創造了一部經典。

與前座《熊麻吉》相比,我會認為麥克法蘭他將第一集做得更好推出《熊麻吉2》但不是因為《熊麻吉2》添加了新元素,而是將原本就有的設定與概念發揮得更大、更好、更無厘頭、更爆笑,依據風格上一貫的做法,其實真的非常明顯能夠發現麥克法蘭在作品上擁有的特點。

他很喜歡音樂劇因此在《熊麻吉2》的開始便加入了一系列如同音樂劇的歡樂形式,就像音樂劇中以相當華立地方式使用各種道具與排場,加上嘆為觀止的舞步展開了電影的故事。那一段是塞思‧麥克法蘭要帶我們進入如同舞台的感受,因此利用大量的劇場概念為《熊麻吉2》發射炫麗地開場煙火,不知不覺自己的掌聲已響起。

擔綱《熊麻吉2》編劇、導演、演員、製片多職的麥克法蘭,對於他的電影──或許我們只有看到大麻。然而大麻在美國受到管制,因此如何找到可以信任的來源也成為美國社會間相傳的話題。受到管制,以及相關的聯邦政府人員控管,加上媒體對於大麻的報導也相當零星,因此大麻儼然成為美國時下的一種灰色文化。

對於酷愛引用又諷刺流行文化的麥克法蘭,才將大麻編寫成《熊麻吉2》接近主軸的細節,因此大麻會在電影中每一個橋段出場,它的出場次數已將近男配角,或許在民選的影展中,大麻會獲得最佳男配角的殊榮,然而也再再反映出麥克法蘭的喜劇多半偏向詼諧甚至是黑色,也是他另一項特點。

但是《熊麻吉2》與前作最明顯的不同是這一集多了一項沉重的控訴與反思,或許應該說是將沉重的概念相對放大。劇本的主軸是因泰德不被承認為人類,而是資產,向政府提告。這是對新保守主義的控訴。美國的法庭乃陪審團制度,與台灣不同的是判決乃交由公民不是法官,對於主張民間保守力量的新保守主義,麥克法蘭便在《熊麻吉2》提出了這一項問題:我們是否對人類的定義太過狹隘?從中給我們反思,如此《熊麻吉2》又再度奠定塞司‧麥克法蘭的風格,讓他的作品更銳利、更鮮明。

對於一部喜劇而言《熊麻吉2》的劇本相當精湛,整套故事的流程非常迅速,並且利用大麻作為節點,讓觀眾能夠在哄堂的笑聲之後利用多次出現的概念稍作休息,但唯一不變的是我們的笑聲不會因此而停止,則是笑得更大、笑得更開懷、更會笑得掌聲響起。

塞思‧麥克法蘭近年在電視活躍,電影也因《熊麻吉》系列作成為大家所矚目的焦點,現在他又再度創造經典。他以新保守主義的控訴設為架構再加上調笑流行文化及音樂劇致敬的概念,如此才推砌了新的喜劇經典,又一次──不知不覺掌聲已響起,響給了塞思‧麥克法蘭。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