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重生奇蹟:影評

the-331

如果我們希望在電影中看見史詩,那我們需要龐大的耐心,因為電影工作者需要創作空間,才能夠透過大銀幕來看見我們期望中作品。然而災難電影卻能快速地觸及史詩的標準,當我們說到史詩,或許優先想到:龐大、浩瀚、淵源流長的故事,將其精華濃縮成電影的篇幅,如此來創造難以忽視的影像與聲音,災難的確是我們無法忽視的傷痛,它不僅代表自然,也回顧人類的自大、愚蠢、貪婪、強食自視的低落。而《33:重生奇蹟》(the-33)則將災難重新編譯,觸成了誠心地真摯,讓我們透過礦災而看見人類能夠放下自大、愚蠢與貪婪。

我們將時間往回推至2010年,問問看自己是否還記得智利發生礦災時的情景?是否還記得所有針對智利的報導?如果已印像殘破,甚至完全拋諸腦中,那《33:重生奇蹟》將是一道絕佳的窗口,看見事件的始末。若因為《33:重生奇蹟》而興起真摯的感情,千萬不要逃避它,雖然現實會告訴你世界與社會的運作方式,然而;謙遜、智慧、純樸並沒有泯滅,我們能夠透過電影以及原著『33』再度回溫同為人類的優良。

改編向來都難以衡量其故事的精湛程度,經過電影的改編,觀眾終於能以影像與聲音來感受故事的細膩,因為米克‧奧蘭(Mikko Alanne)克雷格·波頓(Craig Borten)麥克‧湯瑪斯(Michael Thomas )使我們看見了最動容的災難故事,故事相當快速地展現角色的背景。

例如:開場時所使用的貓王經典歌曲『監獄搖滾』(Jailhouse Rock)以此迅速帶入那33位角色進入礦坑、發生礦災,一切似乎都在瞬間展開,並帶我們進入團結、領導、紀律所促成的厥功至偉。

由女性導演派翠西亞‧里根(Patricia Riggen)執導的災難電影,值得令人讚嘆的是:她完整地呈現出礦災的種種,相對而言:她放大了受災礦工們之間的矛盾與磨擦,面臨存活機率極低的情況,所有角色的立場都被清楚地呈現,即便連同沒有入鏡的角色,都能說服我們他為礦災的營救行動盡了所有的努力,而這也是派翠西亞‧里根另一項於《33:重生奇蹟》的成功。

飾演主角地安東尼奧·班德拉斯(Antonio Banderas)我們再度被說服演員如何扛起電影,一部成功的電影,有時會來自一位精彩的演員。而安東尼奧·班德拉斯正是《33:重生奇蹟》最精彩的演員。情節的設定中,他與許多角色對峙,因為安東尼奧·班德拉斯的引導,才進一步地呈現礦災的種種,而我們也可以將安東尼奧·班德拉斯視為劇情的推進者,因為電影就像受到他的領導而不斷地前進,也因為他的演繹而添加了那一份堅持希望的真摯。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采昌國際多媒體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