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地7騎士:影評

the-magnificent-seven

觀眾您好,為了推出更良好的內容服務,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中的影評,將分為兩種:第一種僅包含電影評價,此影評乃服務需快速選出該看哪一部電影的觀眾,不希望因提到故事劇情而破壞了觀影感受。第二種則會包含評價與劇情及故事的討論與解析,此種影評則給予看到喜歡的電影後,想得到更多劇情解析的觀眾。本篇為第一種:

總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絕地7騎士》(The Magnificent Seven)再度回到大銀幕!這部擁有影史、西部、動作、反獨裁與資本主義的作品,也是導演安東尼·法奎(Antoine Fuqua)賦予《絕地7騎士》的重大元素。西部動作電影,曾經是好萊塢非常當紅的題材,不論從商業還是影像的創作,都有良好的彈性,然而在特效出現後便慢慢沒落了。經由安東尼·法奎我們終於能再一次看到西部動作電影,每一位主要角色都是一位正義卻滄桑又有紀律的牛仔,再加上每一個近乎看不到拔槍的動作場景,安東尼·法奎完整地拍出一部符合現代角度與習慣得西部動作電影,同時保留了其中的精粹。

改編自日本大導演黑澤明《七武士》(七人の侍)的《絕地7騎士》從原本的七位武士轉化成狂野西部的七位牛仔,腰間掛著子彈與左輪手槍,接受農婦艾瑪(海莉·班奈特飾)的請求,讓正義得以伸張。而故事的概念也因兩位編劇理查·溫克(Richard Wenk)尼古‧皮佐拉圖(Nic Pizzolatto)聚焦在反極權的世界裡。

安東尼·法奎在動作的場景逐漸有老式好萊塢的味道,或許可以說是貼近復古味道的設計,畫面本身也不像我們常見的快節奏,而是忠實地告訴觀眾這些地方將會發生什麼事,因此非常單純。當我們感覺到有什麼事要發生的時候,法奎將數個畫面穿插敘述,但都在是同一個場景、說同一件事,瞬間拔槍,讓原本數個事件在極短的時間結束,這也就是我們常聽到的蒙太奇,也是西部動作電影一定會有的場景。

所以《絕地7騎士》的動作設計,其精湛的特點便在於觀眾永遠不知道拔槍、開槍的時間,而於此之前的氣氛萌芽,所渲染觀眾的深淺多寡,也就決定了拔槍與開槍的震撼。安東尼·法奎在《絕地7騎士》所完成的槍戰,每一發子彈都是震撼。

安東尼·法奎合作多次的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這次完全無疑地展現了超群的表演,其中當然也包含相當標誌的救贖神情。這是丹佐·華盛頓詮釋多位尋找就贖的角色後,而雕琢出的演員特質。

華盛頓飾演為了復仇而活下來的山姆‧齊深,號召其它六位夥伴一同伸張正義。復仇是為了得到救贖,因此在角色的設定上就有許多是電影中沒有特別強調,但丹佐·華盛頓逐漸地說出角色的背景,其中最大的特質便在於那相當沉重的表情,我們能從各個情節與橋段看到他與故事的扎實連結。

一個簡單的伸張正義,加上復古但符合現代的槍戰,以及韻味、傑出的演技,這些都是西部動作電影的元素。而安東尼·法奎精湛地使用這些元素,完成了《絕地7騎士》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