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薩爾加多的凝視:當我們坐在偉大攝影師薩爾加多的身邊

攝影師。曾經某屆金馬獎以相當灰諧的口吻說了一場非常幽默的演講,當時以黃子佼口才敘述了攝影師,他說:攝影是一個非常幸福又辛苦的職業,因為不論工作環境險惡,你都要依照指示站在定點拍攝電影需要的畫面,不怕風吹雨打、不怕日曬雨淋,為電影揮灑血汗,完成電影的每一幕。

黃子佼又接著說:但是攝影師的工作當然不只於此,既然攝影師需要將畫面呈現在銀幕上,那不論是什麼樣的畫面都需要藉由攝影師的雙手來完成,所以當導演要求一幕相當情慾的畫面,那攝影師不能有太多反應,如此才能確保畫面的完整性。

電影廣泛地記錄社會百態。如果電影裡有強姦的設定或者偷窺的慨念,攝影師都將完全呈現,因此攝影師的工作項目也更加多元,因為他們是色影師,也是在攝隱私。這場演說大概對攝影師而言,多少都帶有諷刺意味,不過當中的幽默也成為另一種焦點。

我們對於攝影師的印象似乎相當模糊的想法,其中不外乎媒體所需要的攝影師,或者電影產業裡完成畫面的工作者,而在台灣當然也包含讓許多不知名的模特兒一夕之間獲得龐大關注的自由攝影師。他們利用鏡頭來引導出性慾。但是《薩爾加多的凝視》卻向我們敘述了這一位相當偉大的攝影師,因為他揹負起紀錄者的職位,記錄了人類的近代史。

塞巴斯蒂昂·薩爾加多這一位來自巴西的攝影師,他經歷過巴西的暴力統治,輾轉至歐洲攻讀經濟學,熱愛攝影的薩爾加多,無法放下他手中的攝影機,紀實了我們社會每一項令人震撼的寫照。從中有我們不曾面對,也有我們已忘記的事實,但是因為薩爾加多,我們將完整看見他手中那枚鎂光燈下的浩大與震懾。

《薩爾加多的凝視》記錄了塞巴斯蒂昂·薩爾加多的一生,還未離世的薩爾加多與在一旁的文‧溫德斯,他將電影以非常特別的方式來呈現紀錄電影的演進,我們能夠從電影發現兩項特點,這也是導演溫德斯在《薩爾加多的凝視》中的堅持,首先溫德斯將整部電影以黑白色調呈現:

薩爾加多的每一張攝影作品幾乎都是以黑白呈現,所以溫德斯因此跟進了這一項設定,其中也是因為要符合《薩爾加多的凝視》對攝影師的定義:攝影師是一位能夠精熟光與影的藝術家,如果將攝影黑白色調為主,那光影將更能夠凸顯其藝術性質,也讓觀賞攝影作品的我們對光與影這兩條特別的虛線,慢慢地形象化。

為了延續光影的概念,溫德斯呈現出薩爾加多的數幅作品,使觀眾看到每一幅攝影作品的張力與碩大。因此《薩爾加多的凝視》能夠視為一本動態的薩爾加多攝影集,將他此生的攝影作品都放在電影裡,由溫德斯的步調一幅一本地呈現給觀眾,他讓薩爾加多的作品靜止在銀幕十秒,這大概也是我們第一次在戲院凝視靜態的社會,長達十秒。

導演溫德斯除了使用黑白色調外,在《薩爾加多的凝視》中添加了另一種敘述上的創新,當我們在注視攝影作品時,我們會看到薩爾加多的眼臉浮現在畫面中,這是一種相當特別的敘述方式,並且利用在紀錄電影上。但其實這是針對薩爾加多而特別使用的創新分鏡,當我們凝視攝影作品時,同時會聽到旁白的薩爾加多。

他敘述了每一幅作品的背景,薩爾加多的作品會說話,而他的旁白也讓每一部作品更詳細。而溫德斯讓他薩爾加多浮現,主要是因:文‧溫德斯希望能夠將自己在製作《薩爾加多的凝視》地過程,帶給每一位正在觀賞電影的觀眾,因此讓薩爾加多的眼臉浮現就如同我們坐在這位攝影大師的身旁。

我們觀賞他的攝影作品、我們與他探討社會、我們與他看見世界、我們與他暢談未來。所以《薩爾加多的凝視》不只是一本薩爾加多的動態攝影集,更是文‧溫德斯的邀請,邀請我們成為他的角色,成為《薩爾加多的凝視》的導演,體驗這一部電影的製作過程。薩爾加多的數次浮現──坐在銀幕對面的我們就像我們坐在薩爾加多的身旁,一同欣賞攝影作品,而文‧溫德斯將這一項嶄新概念表達地難以超越。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美昇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