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村:影評與劇情解析──如果用政治來看這部喜劇

The-Village-of-No-Return

觀眾您好,為了推出更好的內容服務,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中的影評,將分為兩種:第一種僅包含電影評價,此影評乃服務需快速選出該看哪一部電影的觀眾,不希望因提到過多故事劇情而破壞了觀影感受。第二種則會包含評價與劇情及故事的討論與解析,此種影評則給予看到喜歡的電影後,想得到更多劇情解析的觀眾。本篇為第二種。

陳玉勳導演這次再度帶來一部輕鬆的賀歲喜劇,並且還選用了一個相當新穎的題材,當你戴上『忘憂』的寶器,就能忘掉一切憂愁。《健忘村》發生在清朝與民國銜接的時代,那是一個從封建逐漸轉為民主,缺乏物資與教育時代中的一個寧靜小村莊,然而一位拿著名為『忘憂』寶器的訪客──田貴(王千源飾),他來到這個村莊,讓所有村民忘記了一切,如此聽起來是一則簡單的喜劇,但在電影的細節似乎暗示了台灣的過去與現在,如果我們以政治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那《健忘村》可能就不僅僅只是一部簡單的喜劇。

編劇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傑出

我一直再想,如此輕鬆的喜劇是否會加入政治的概念於其中?若僅看故事的大概,基本上很難與政治有關係,但是『忘憂』這件寶器,就像一種希望,而這種希望的功能只有一個──使你相信明天會更好,但是它沒有實際的效用。

故事提到國民政府推翻了清朝,因此民主意識興起,這就像田貴跟村民說這件寶器能讓你忘記不開心的事,沒有憂愁,生活自然就開心了。然而這是一種逃避,忘憂能選擇你想留下什麼,這點是否與民主的感覺相似?你能夠選擇誰能夠留下來,因此我將忘憂解釋成競選時的政見,讓我們能再度燃起希望。當我們面臨選擇的狂潮下,逐漸讓我們忘記自己是誰,以及我們要往哪走,因此就追隨由我們選出來的人,直到發現我們走向錯得道路時,忘憂會再度出現,我們再度燃起希望,就這樣反反覆。

而《健忘村》的結局則由秋蓉(舒淇飾)掌控了『忘憂』,他讓這個村莊成為世外桃源,雖然大家仍然忘記許多事,但秋蓉的單純與對愛情的嚮往,讓村民們變得純潔,人人都過得富有,這或許也傳達出:對明天燃起希望,不如從今天開始過得單純,過得恬淡才是最大的滿足。

雖然以上可能過度解釋了《健忘村》,但總覺得這部電影應該不僅僅是一部簡單的喜劇,擔任編劇陳玉勳導演與張耀升編劇,是否不斷在故事隱喻這些概念?當我從故事中解讀出來以上的看法時,也感受到了其中的韻味,或許兩位編劇沒有隱喻的意思,但這樣看則顯示了這部電影不同的味道。

導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傑出

陳玉勳導演這次用了許多特寫鏡頭,尤其是在田貴與秋蓉的劇情,特寫佔了多數,而這兩位對故事有著關鍵的影響,田貴帶來得是意義不大的希望,秋蓉則是實質的純潔與天真。兩個角色就像兩種感覺,而這兩種感覺也豐富影像中的情緒。以及為了強調出故事的時代,布景的真實,加上泛黃的強光,使每一個鏡頭都活躍出過去的真實,使《健忘村》變得真實,進而完成一部傑出也不同的喜劇。

演員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如果《健忘村》沒有王千源與舒淇,那這部電影可能真得不會好看,而且應該會很糟糕,田貴與秋蓉的人格完全相反,前者自私自利,後者天真純潔,因此才能讓陳玉勳導演能夠在電影中完成兩種感覺,而田貴的賊頭賊腦的小人味道,王千源不僅完整演出角色應有的調性,甚至高出我們的期望,因此《健忘村》絕不能沒有王千源與舒淇,因為有了兩位的表演,故事的味道才會如此渾厚。

總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傑出

雖然用政治來看可能會過度解釋《健忘村》,不過賀歲喜劇本身也可以用很大膽的題材與方式,但我們仍然能以簡單輕鬆的角度來看《健忘村》,因為輕鬆看才能感受到喜劇的韻味。

圖片來源影一製作所

3 comments

  • 健忘村 好看推薦
    我刷了兩次
    還是有很多地方值得討論的
    片中有很多隠喻以及故事
    可以說是現代版的寓言故事

    • Leo chang

      原來不是只有我這麼想!!哈哈!!陳玉勳導演似乎加入許多隱喻,這點確實引人入勝。

      • 對啊!你不是一個人
        我覺得元素和訊息量太多元了
        不是單純的喜劇片
        有滿滿的劇情以及隱喻
        導演有很多想要說的事情
        但總覺得兩個小時的片長
        勳導實在說不完

        我只能說:淺的人看喜劇,深的人看隱喻
        而且絕對不能一個人
        因為一個人的觀點與視角太有限了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