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觀眾──去意識我們擁有的幸福

LEO-01

今天是如同已往的【電影生活】談話時刻,我在此之前介紹了許多電影工作者的地位與日常。他們每一位在電影裡都很重要,也很辛苦,試想一位導演同時要設計三份分鏡表,一部作品正在開拍,要到場使電影順利拍攝、試想一位編劇因劇本創作枯竭不論看了多少本著作與作品,就是沒有任何突破。

試想一位演員因演完一個角色,導致入戲太深,長期作惡夢無法擺脫角色的框架,必須靠大量的藥物使自己維持在正常的生活水平。

上述都是電影工作者時常面臨的工作情況,擺脫的方法就只有:退休、轉業、死亡。在看見如此辛苦的工作量後,為什麼還是會這麼多人堅持要拍電影?

賺錢!我可以很肯定的說:我們現在知道的幾家知名電影公司都還在虧錢,而且數目還不小。當然,或許這是他們的營運模式,以大量的資金去換取更好的發展、觸及更細更遠的市場。

但我們以電影工作者的角度來說:我有一個故事想跟大家說。這一直以來都是我看電影的宗旨,我對於電影一直都抱持著尊重與喜悅的感觀來觀賞一部影視產品,不論是去參加試映會還是購票進戲院我都會坐著把所有工作人員名單看完,因為我尊重他們並意識到我是一個幸福的觀眾。

或許在消費者意識猖狂的台灣,多數人認為付錢就最大;而我向來都認為:消費是使用現有的資源去換取我們需要的資源,並且是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才會達成協議。雙方互不制約,更沒有強迫行為,電影工作者把故事製作好跟我們述說,那我願意以金錢去享受一則詳盡的故事。

我常說:看電影要打開感性與理性、也曾說:看電影不能多想,要把自己洗乾淨去看下一部作品、更愛說:電影工作者很辛苦,要給予應有的尊重,不要只迷戀演員;但我卻沒說身為觀眾有多幸福。

觀眾的條件是什麼:一定要有雙眼。沒錯,只需要雙眼就好,我們觀影的接收來自於雙眼,不論我們是否有看懂、不論我們是否喜歡這部電影、不論我們是否能享受分鏡與劇本和演技。

但是我們卻可以把一部電影看完,並只需要花300元新臺幣與2個小時就能獲得一部電影,我們可以很肯定的跟別人說:我剛看完一部電影。門檻確實很低,然而我們卻不曾意識到觀眾擁有的幸福。

我們能夠發現:電影工作者會拿出自己最好的東西跟我們分享,導演一定會規劃出對電影最好的分鏡表給觀眾、編劇會取出極為豐富的劇情跟我們陳述經過、演員不斷的要求自己要使觀眾看到他銓釋最好的那一面。

他們不斷將自己燃燒只為完成一部電影,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希望觀眾能擁有絕佳的電影感受。然而每一部電影的電影工作者都是抱持著這種工作態度,我想我說觀眾很幸福,多少都能體會自己在電影裡的定位。

我們的定位與目標只有一個:享受電影!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One comment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