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破風:令人屏息的競速感!

【編劇人生】破風:令人屏息的競速感!

競速感。通常這項慨念我們會在大量的飛車追逐中看到,其中的《玩命關頭》系列作更是以此為核心來作為電影的架構。電影能夠呈現的方式很多,每一部電影都代表著一個故事,雖然不是每個故事都能說得完美,可是我們卻不會因此而感到糟糕,儘管故事不美,但敘述的過程很美,那就很困難──很困難找到一個認為電影糟糕的理由。

當我們我觀賞《玩命關頭》系列作時,我們或許很難從中感受到美感,當中的飛車與特效給予我們許多衝擊,但這才是《玩命關頭》系列作的美感。可能難以體會,但我們要深信──深信導演呈現於銀幕上的種種都是他們的獨特地畫面美感。他們一針一線地建立,調度極為龐大的人力,若是《玩命關頭》這類大型商業系列作,導演的現場調度將會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如果調度非常成功,那畫面則會越美。雖然這點不是絕對,倘若調度不佳──先不談畫面美感,調度不佳會給我們一種相當迥異地焦急,非常明顯,並且一定可以察覺。然而,擁有與《玩命關頭》系列作不同的競速感地《破風》林超賢導演以自行車完成了截然不同於飛車追逐的速度,這點無庸置疑是《破風》的成功。

《破風》的分鏡展現的不僅是競速感,還有一項乃角色的心境,我們能夠從仇銘(彭于晏飾)看到他的魯莽與熱血,於比賽過程中更是明顯,這位角色非常鮮明,透過《破風》的劇情設計,劇本偏向多位主要角色,因此主配角的形式與差異相對較不明顯。利用如此的撰寫模式才能締造角色心境的萌芽,尤其是在競速的過程中,相當顯著。

《破風》大量使用空拍、身體鏡頭來呈現電影中將近八成的比賽過程,並且橫跨多個城市拍攝,同時以實景為主。因此林超賢導演於攝影上的預算將相當充裕,如此才能推砌出電影中各種高難度的拍攝方式,例如空拍以及身體鏡頭,都是相對難以達成拍攝手法,而這些難度較高的方法皆讓《破風》更具闊力與速度。

以三位男主角為架構的《破風》每一位完整又精彩地綻放自己於電影中的優勢。彭于晏展現熱血、竇驍展現真誠、崔始源展現風度,在林超賢的分鏡中,三位皆被完整地放大。同時,林超賢導演不僅成功地放大角色,更是放大了各個拍攝場景,因此我們不僅能從《破風》中看到台灣的美,還有上海與釜山的進步與繁榮,我們能藉由《破風》的大銀幕,來發現城市地另一個面貌。

林超賢導演不僅呈現了自行車競速與壓迫,以及城市不同地樣貌,其中相當重要的是透過攝影機完成的屏息。觀影完後仍然難以將其拋諸或淡忘,不時你會回想起《破風》裡地種種畫面,這些全是經由林超賢精心設計地呈現,那種獨特地奔馳和競速,似乎給予我們一個很好的開始來看見一項運動,或者以自行車的方式遊走一座城市。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華映娛樂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