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急先鋒:影評

truth

現在我們終於知道媒體工作者面對新聞正義的表態方式,或許這點相對陌生,但如何完成一則能影響社會的新聞,也似乎以逐漸地不受重視。當觀眾影響了媒體,可能也就代表媒體的價值來自我們的眼光與需求。透過《真相急先鋒》(Truth)的呈現,我們能發現新聞價值應該如何界定,若用電影的層面來思考:新聞與電影擁有著相同的概念──掀開真相!觀眾與社會需要知道真相,卻同時必須認清真相無法獲利並可能招致一系列的台彈劾,但經過這些淬鍊,我們才會後知後覺地意識那足以影響國家的事實。

若我們生活在台灣,那我們一定能意識到台灣的新聞已不存在文化使命,面對真相我們更渴望看見燃燒的火災、嚴重的連環車禍及各種慘烈的交通事故、幫派械鬥、家庭事件、父殺子、子殺母、母殺女、女殺祖母、祖母縱火燒公寓,幸逃的祖父迅速離開現場,因車速過快與慌張導致了嚴重的連環車禍,措手不及的情況發生了交通事故。

面對這類新聞難免發出一陣哀嚎,但當我們發現新聞進入廣告,或許就應該意識到上述過度巧合的串連的社會事件,其中最大的利益獲得者是誰?若開始好奇新聞媒體就只能播報我們眼前所見到的不幸,將其反過來思考,也就能理解新聞媒體需要製作觀眾有興趣的內容,才能夠向外招收廣告,透過廣告來負擔支出。

而架構在美國新聞媒體業的《真相急先鋒》若因收視率不裡想而遭到停播的節目更是所在多有,雖然在台灣較少見,但因收視率而苦惱,乃是所有從事傳播產業工作者地共同問題,什麼原因導致收視率下滑,應該如何解救?這個問題就像我們的髮型──永遠沒有最佳狀態。

而《真相急先鋒》則是在上述的情況下,無比堅持要製作出能影響世界與社會的報導。但是在敏感的時刻,事實則會成為鐵球,擊破了原有的優勢,預期中的利益與人望都將瓦解。或許這是一種抽象的說法,但電影中所呈現的故事則相當清楚,並致力於告訴觀眾新聞正義所揭開的真相,將讓你的看法大大改觀。

根據事實所改編的《真相急先鋒》不僅帶領我們看見事實的重要,無畏觀眾與機制的打擊,將那份新聞正義實行在逐漸腐敗的系統上,不論政府如何管束、控制新聞媒體,不會消失的真相將成為新聞正義的基礎。我們也能將《真相急先鋒》解釋成真相與公眾正義的結合來抨擊資本主義。

雖然真相的成本昂貴,並會遭受多方質疑,這時我們更會發現媒體工作者捍衛真相與使命的情懷,不論多困難都應該讓社會看見真相,經過編導詹姆斯·范德比爾特(James Vanderbilt)根據當事人瑪麗·梅普斯(Mary Mapes)一書的改編,不僅上演了故事始末,更傳達了驚人又重要事實。

圖片來源傳影互動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