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球崛起 終極決戰:影評與劇情解析──生命的輪迴

i-War-for-the-Planet-of-the-Apes

觀眾您好,為了推出更好的內容服務,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中的影評,將分為兩種:第一種僅包含電影評價,此影評乃服務需快速選出該看哪一部電影的觀眾,不希望因提到過多故事劇情而破壞了觀影感受。第二種則會包含評價與劇情及故事的討論與解析,此種影評則給予看到喜歡的電影後,想得到更多劇情解析的觀眾。本篇為第二種。

總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完美

這部電影一直都把猩猩拍得相當美,就像一個真實的人,其中當然也包含了猩猩的社群規範與行為,不論是自主發展的手語,還是宛若一個小型社會的階級與差異,這些都在在增加了猩猩的真實與美,由於猩猩與人的基因非常相近,使《猩球崛起:終極決戰》(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就像一個渠道讓我們能與猩猩交流,但這是否就影射出故事的反派就像現實世界理的人類?倘若這是一場生命的輪迴,那《猩球崛起:終極決戰》的結局可能預言了人類的未來,猩猩因人類成為高智能靈長類,而人類只剩下零星幾個能與猩猩群居的個體,立場轉換後,就像一場生命的輪迴。

故事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完美

如果把電影看成一種預言,不禁也會一直害怕未來是否真的研發出一種藥劑,為了治療大腦神經疾病,卻因為一場意外使人類感染了病毒,猩猩獲得高智能,人類僅能逃串病毒的侵襲,並密謀奪回世界的霸權。雖然這看似相當困難,但若真的發生了,那就是一場生命的輪迴。

其實看看人類的演進歷史,其中一定少不了血與汗,至今所有偉大的成就,都是犧牲一群人的命所建立的,文明的推展相當殘酷,領土的擴大則更是殘酷,就像中校(伍迪·哈里遜飾)說的:如果你面臨到自己的種族即將滅絕,自己可能是最後的稻草,你會不會發慈悲?

這對尋求和平的凱薩(安迪·瑟克斯飾)來說相當殘忍,因為在凱薩的眼理等同於揚言殲滅所有猩猩,沒有投降與停戰,而是你死我活選一個。中校似乎是一個相當殘酷的人,但如果我們挖掘這個角色,就會發現他不殘酷,而是盡一切可能的拯救人類。

猩猩的崛起,智能獲的全面的提升外,透過手語發展出與人類不同的溝通模式,如果沒有專研那應該看不懂猩猩在表達什麼,中校發現人類的基因突變導致語言退化,變得不會使用舌頭說話,這可能使人類加速滅絕,關鍵因素就是智力退化。人類主宰了地球相當長的時間,這個哺乳類孳生了許多疾病,為了治療阿茲罕默症,卻引發人類頻臨絕種,回顧歷史,人類曾用過許多牲畜來推展文明發展,但我們可能想不到立場反過來後,猩猩們只想尋求和平,與我們共存。

輪迴中難免都有點殘忍,而中校則是想停止這場輪迴,使人類能夠繼續演進,在我們自己所爆發的浩劫中存活並繼續主宰世界,這就像一個暴君的台詞,中校就像歷史中的暴君,他的傲慢、野心、自尊、征服,一切都會被他自己合理化,但是對自己溫柔就是對其他人殘忍,雖然像個暴君但至少初衷是想幫助自己人。他痛恨突變的人類與猩猩,當他自己也突變導致喪失語言能力時,他喪失了目標,遠大的抱負卻被自己給奪走了,最後他選擇自盡。

生命輪迴之所以殘酷來自它沒有理由,應該說我們猜不透其中的道理,我們只能順應著,就像《猩球崛起:終極決戰》的結局,猩猩與突變的人類和平共存於世界的一隅,不再有歧視與戰爭,而是一個沒有紛擾的家園。

鏡頭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完美

我可能又要說到我經常提起的話題──長鏡。聽起來可能會讓人誤會,以為我要去照大腸鏡。但這不是一個腸胃保健的話題,而是一位導演大膽創作,用長鏡來說出一則極為有力的故事。從一開始模糊的畫面,快速帶領觀眾進入世界,到中校潛入山洞的各種鏡頭,其中的長鏡位故事增加了強大的力道,每一個場景都好真實,我真得找不太到缺點。

演員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完美

伍迪·哈里遜( Woody Harrelson)果然很適合演反派!依照他的表演力道,他應該可以演多數反派,但是《猩球崛起:終極決戰》才隱約發現他有這一面,他將中校這個角色演得超出預期,尤其是他與凱薩對峙的橋段,完整顯示出中校的傲慢與狂妄,故事的韻味也從這裡開始爆發,他讓電影往前大推進,節奏也隨之加快,如果沒有伍迪·哈里遜,那電影應該會失色不少。

圖片來源二十世紀福斯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