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反派外,經典導演當然不能少!

we-also-have-classic-director

其實你會很訝異,為什麼電影需要如此龐大的人力來完成一項影像與聲音的集合,難道電影一定要有一個龐大的團隊,加上樂團、特效公司、還有多項願意投出資金的公司與企業將贊助金投進電影公司與拍攝團隊,使電影能順利地被產出,讓我們看見一部又一部的大型商業作品。

如此而言《007惡麼四伏》(Spectre)的工作人員到底有多少?倘若我們能夠在電影院將捲動的工作人員名單看完,那我們可能會看到:由《007惡麼四伏》創造了大量的工作機會,並感謝每一位參予電影製作的工作人員。例如在《X戰警:未來昔日》(X-Men: Days of Future Past)就有這一段文字,因為它釋出了將近15000個工作機會,完成電影所需的人力。

如此我們可以確定《007惡麼四伏》也會需要不亞於《X戰警:未來昔日》的人力,這時導演如何調度與指示團隊,我們都可以從畫面看見他的特性與風格,所以導演的敘事風格不同,相對也會吸引到不同的觀眾,因此《007惡麼四伏》的導演選用山姆·曼德斯(Sam Mendes)執導,他曾以《007:空降危機》(Skyfal)呈現出相當成功的大型商業電影,而這次,曼德斯的《007惡麼四伏》確實清楚地再一次告訴我們他的風格。

當我們說起山姆·曼德斯,那我們就一定要提到他首次坐上導演椅便榮獲奧斯卡(Academy Award)的作品《美國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不僅讓曼德斯勇奪奧卡最佳導演獎之外,還獲得了年度最佳電影、最佳男主角、最佳劇本、最佳攝影,在五項大獎的簇擁之下,使《美國心玫瑰情》成為近代電影史中難以被忽略的作品。

《美國心玫瑰情》的故事反映出美國(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的社會現況,從某種程度而言是一種心裡扭曲的共同病態,我們能從電影來探討美國的教育及家庭,是一部不斷在反饋與反思美國現代的寫實作品,並震撼了美國的社會。其中榮獲最佳男主角的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他不僅扛起故事的推進,也成為故事於結局的謎題。

一棟座落郊區的樓房,那是壓抑的集合體,為了滿足自己的渴望,走出第一步必須小心翼翼,深怕被身旁的親人發現,而凱文‧史貝西飾演一位愛上女兒好友的已婚父親,他對她性幻想,他開始因她而改變,原本細小的摩擦,也逐漸擴大。因凱文‧史貝西的演出,使其不斷地引導其他演員進入故事的主軸,讓故事完整盛開。

電影的呈現有很大一部份在於演員,導演會使用相當多的時間在處理演員的情緒,當然我們不能忽略凱文‧史貝西的傑出演技,不過山姆‧曼德斯在處理演員的各項指導與指示上,確實完成了《美國心玫瑰情》那種家庭間相當不輕鬆的猜疑與懸疑,這種情緒必須透過山姆·曼德斯精準地指導演員情緒的收放,以及使用什麼方式來完成角色的演出,精準又細膩地指示演員正是山姆‧曼德斯的風格也是他擅長的執導方式,更因為這一點讓克里斯多夫·華茲(Christoph Waltz)成為《007惡麼四伏》的經典反派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