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劇本寫完了,接下來就交給導演了

【編劇人生】劇本寫完了,接下來就交給導演了

其實我一直在想,也許快要想破頭了。我現在所作的每一件事對未來到底什麼幫助?也許完全沒有幫助,或者幫助很大,但誰會知道自己將走向什麼光景?思考這種完全不能確定只能猜疑的問題僅會陷入沒有必要的泥淖。

然而使我想起,在好久以前與一位獨立製片的談話內容,當時他自己投資一筆錢在他的團隊上,規模大約十人左右,並不算太大。他說:「獨立製片的優點就是不受多方干擾,能夠製作自己想要說的故事,讓我們的創作理念,透過雙手獲得綻放。」

「那你如何看待商業電影的市場?」我接著問。

「我以前很討厭這類觀眾,認為他們看的電影只不過是被電影公司詐騙,因此如同被催眠般地進入戲院。那是非常庸俗的一群,就是因為這群人數量龐大,才扼殺了電影工作者與藝術家創作靈魂。但是現在我不會這麼想。回頭看看自己所作過的每一件事、說的每一句話,屢次都得出同一個結論:我還不夠,還不夠有資格評論觀眾庸俗,所以我才不這麼想。」

聽到這裡,我非常狐疑,便道:「可是獨立製片的作品,大都是藝術導向,觸及的市場也會是這類觀眾,而不是大眾口味,更何況,怎麼會沒有資格?」

「怎麼會有資格?誰說電影只要藝術就不庸俗?電影很主觀,拍電影的很主觀、看電影的也很主觀,如果我的作品是一部完美無瑕的電影,仍可能被認為庸俗,我不可能控制觀眾的想法。並且庸俗到底該如何定義?那一條標準在哪裡?我相信沒有任何人會定這種不太有意義的規則,也是為什麼我們現在仍沒有可靠的參考,因為庸俗與否真得不重要。」

「重要的事情很多,電影也是,其中最重要的兩件事:第一電影工作者拍得如何、第二觀眾看完之後的感受與評價。」

聽完他那一席話後,頓時無語的我。他注視著我望向窗外的臉龐,他說:「電影工作者與觀眾,你想當哪一種?」

我立刻回答:「編劇!」

他淺笑了一下,同時開口:「為什麼?」

「因為我曾經寫過一篇故事。」我微微顫抖地說。

這時他好像放下心中的石頭、卸下了一層盔甲地,分享了他成立至今的過程,也述說自己同為編劇創作經歷:「我跟你不一樣,我曾是一位零時演員,參加過預算很高的團隊,也有義務幫助朋友而不收酬勞,那個時候我結交了現在跟我一起製作的好朋友,他也是我的導演。」

「他很會利用畫面表達,某次拿給我一張照片,以現場所擁有物件,建構出使你能目不轉睛的畫面,擅長攝影機的他利用框架,渾然天成地揮灑自己的才華。同時,腦中有很多故事,但無法將其文字化,他問我是否想一起拍電影,我想要站在鏡頭前演戲,也不排斥幫他寫劇本,如此我答應他的邀請。」

「我跟許多懷抱夢想的年輕演員一樣,期盼自己在某一天能夠大紅大紫、希望能夠接演一部巨型成本的電影。當自己開始幫導演寫劇本,才逐漸意識到不能再如此駑鈍,一位演員能夠成功是因為他熟悉了劇本,雖然沒有寫過,但知道如何讀。而我卻沒有這種能力,因此我不可能成為一名能夠代表電影的演員。所以我開始海量的吸收電影,視野便隨之轉換,我越來越喜歡非商業的電影,也才養成商業電影庸俗的偏見。」

他說完後神情自若,我緩緩開口:「那現在的你怎麼看自己?」

「我現在的階段,高興也無奈。我很高興自己能夠調整步調,因為發現自己的缺失,代表我又看到自己不曾暴露的缺點。因為導演曾表明他看到我的劇本就不會劃分鏡。我向來都不理解其中的原因,直到現在我才發覺我的劇本缺乏畫面,因為我在敘述一個故事,而不是將故事轉變成文字,導演必須花非常多的心力幫我補足劇本的缺失,才能開始劃分鏡。」

「如果你想當編劇,先試著做到:不要讓導演幫你寫劇本,而是你把劇本寫完、寫好再交給導演。」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離開了屋簷,揚長而去。

現在所做的事有什麼幫助,只有未來才知道,如果能將創業中的每一件事做好,那未來所要負擔的風險會降低;成功會提高,就像把劇本寫好,在開始劃分鏡。創業的劇本漫長,我該如何將這一部劇本交給另一個劃分鏡的我,讓他能夠依據事業版圖依依呈現應有的成果,漫長又艱難的考驗,正測試著自己。

不論未來如何,那終究是未來,把答案留給未來,把現在留給自己,這一刻以導演進入創業,是我現在注重的課題。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