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我們來畫一幅夢想的大餅,讓克里斯多福‧諾蘭與雷利‧史考特共同執導一部電影!

【編劇人生】我們來畫一幅夢想的大餅,讓克里斯多福‧諾蘭與雷利‧史考特共同執導一部電影!

為什麼這是夢想的大餅?兩位導演都來自英國,也沒有傳出任何負面新聞,單純以這兩位而言,基本上不太有任何的關聯。如果我們將諾蘭與史考特放在一起,就是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衝突與針對,腦中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們:這兩位還是不要放在一起談比較好。

我們可以明顯感覺到強大的違和,卻難以清楚說出明確的概念。兩位都是現代相當知名的導演,電影產業非常大,觀眾對電影訴求也越來越深、越來越廣,因此我們會需要不斷揮灑畫面的電影工作者,他們將熱情轉化成電影,滿足了我們對視覺與故事的渴望。

然而,將克里斯多福‧諾蘭與雷利‧史考特這兩位導演共同執導一部作品──我先來說明這為什麼不可能:

從電影公司預算上來看,如果同時要請兩位知名導演,那電影在前置的成本大概就會花費整部電影將近五分之一的成本,電影業的人力成本相當高。因此當導演開始劃分鏡,視同使用導演的創造力,因此這部分的人力成本則會是原本的兩倍,而兩倍乃非常保守的數字。

雙導演,但是分鏡表僅會有一份,因此兩位導演必須為這一部電影達成共識。所以這一本分鏡表將是囊括諾蘭與史考特的概念,以及電影的預算必須能夠負擔兩位的畫面創作。那很有可能將會創下史上最高預算的電影,如果電影公司必須付出超過三億美金的成本──遭到電影公司駁回的機率大為增加。

好,我們現在假設這一部大型作品集結了多家電影公司的資金,同時拿到國家機關的補助,所以電影將會橫跨歐、美兩大洲,電影公司與國家機關會同三億美金的成本完整投資製作,接下來碰到一個更難的問題:有誰願意擔任製片?雙導演的形式並不是完全沒有,達頓兄弟與柯恩兄弟就是非常好的典範,而我們今天的夢想是希望能夠整合諾蘭與史考特,兩位風格與手法截然不同,並且都是自我意識相當強烈地導演,單單是安撫投資人,就相當艱鉅。

同時,諾蘭與史考特一起工作,最害怕的是,單單分鏡表就劃了半年。諾蘭強調敘述力、史考特專注畫面美術概念,極有可能爭論其一項分鏡的概念,導致長久的空轉;然而克里斯多福‧諾蘭與雷利‧使考特共同執導,對於觀眾有一定的吸引力,並且能夠彌補對方單獨創作的不足。

偉大的導演能夠創造經典,我們不斷見證經典的產生,即便現在我們回顧了經典,還是動容無比。夢想很完美,但是太過完美的夢想面對了現實,仍然需要依據可行程度來調整,大餅越大,難度也越高。

克里斯多福‧諾蘭與雷利‧使考特共同創作能夠彌補單獨創作的不足,但是卻延伸出另一項問題:共同與單獨各有優缺,將諾蘭與史考特放在一起,或許能夠彌補不足,若因此喪失原本創作的核心概念,那豈不是得不償失?電影很難完美,因為有太多可能讓電影不完美,但是不完美才能襯托完美。

諾蘭與史考特不太可能共同製作,即便如此,他們仍不斷透過電影給予我們夢想,當我們熱愛夢想,也就支撐導演能夠持續創作。獲得觀眾支撐的導演,才能畫出更多夢想的大餅。雖然諾蘭與史考特共同製作是難以實現的夢想,但是他們能夠持續分別完成超乎我們想像的電影,這才是我們的關切,也是我們的盼望。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IMDB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