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進擊的鼓手:J.K.西蒙斯撐起整部電影

Whiplash-7988.cr2

我想一篇影評能夠帶給我們很好的窗口去看見一部電影中誰做得很好,誰將整部作品砸爛,這或許是一個很主觀的論點。影評人致力於將一部電影推廣給社會、觀眾,我們希望觀眾能夠對一部作品拿出基本的尊重。但這些都是影評人在看電影的堅持。

影評人相信能透過評論去使電影產業前進,當你是ㄧ位導演、編劇、演員不論你做得再好,永遠都不夠。但當你只要有一點瑕疵,影評人就會大力抨擊電影工作者,甚至以極度負面的字句叫他離開電影產業。這樣聽起來:影評人是ㄧ個相當位高權重的職業。

這種影評人,在編劇人生的觀點裡──首先,我會非常尊重他,而且是給予高度的尊重。因為他不斷地激勵電影工作者不要因一部成績不錯的電影而過得安逸,你要永遠超越你自己。影評人必須全年無休供奉高度的電影精神,奉獻自己所有得一切去鞭策電影工作者。

你或許還能透過休假來修身養神,但影評人沒有所謂的「假期」因為他們無時無刻都在看電影、研究電影,他們的電影量與花費在電影上的時間絕對超乎我們想像。如果我們把上述的心境套入《進擊的鼓手》那就是J.K.西蒙斯的角色心境。

J.K.西蒙斯(佛萊契)在《進擊的鼓手》絕對是核心角色,我們會時常在一部電影中看到:一位配角推進一部電影的演進,也就是說當這位角色出現後才會前進。但J.K.西蒙斯不只於此,如果沒有他,那《進擊的鼓手》將不會有我們今天看到的精彩。

佛萊契這位角色的設定,就是不斷地鞭策後進的音樂家,面對安逸的環境,他萬念俱灰。佛萊契相當憤慨這種環境,他認為爵士樂不僅僅於此。因此他便不知不覺拿起了鞭子,開始鞭策每一位想在爵士樂衝刺的音樂家。

我們會看到J.K.西蒙斯透過佛萊契詮釋出一個演員如何抓住絕佳的機會來演繹出精彩的角色,在銀幕上傑出地演繹這位相當嚴苛又尖酸的指揮兼老師。他出現的每一個畫面都能完整抓住角色在分鏡裡的空間,而且善用相當好。

有一幕,佛萊契在指揮樂團時,他的情緒讓人陷入泥淖。比如說在主角安德魯,被選進樂團時,佛萊契耐心溫柔地幫助安德魯打出正確的節奏,但在下一刻瞬間逆轉!我們也在這個時刻如出車禍那樣被衝擊,真得令人震撼!

而且在那個當下除了佛萊契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清楚狀況,這就是這一幕精彩的特點,因為J.K.西蒙斯完整衝出銀幕到我們得眼裡。

我認為要有這種程度的演技,除了良好的演技、對角色的深掘外,還有一項不是其他演員能夠做到。決心!這個決心並不是J.K.西蒙斯刻意要去達成的境界,而是他日積月累的演出所養成得一種慣性。我們可以回想一下在《蜘蛛人》中的那位報紙的總編輯的模樣。

你大概會覺得有點不太搭調的是:為什麼看似一位不太重要的角色卻能為《蜘蛛人》加那麼多分,或許應該說為《蜘蛛人》加入一個非常好喜劇成分,並且不多也不少,剛剛好就能打中我們對一部電影所需的輕鬆成份,這就是J.K.西蒙斯的決心,它能為角色灌入不同的靈魂。

而在劇本上的編寫,走向非敘述式的劇本。而是將一部劇本的戲劇性呈現最大化。我們不會看到劇情流暢為優先,而是透過角色的心境去撰寫劇本。因此主軸的切換便為《進擊的鼓手》劇情上得核心,我們會看到安德魯的心境為優先,來告知觀眾劇情接下來的走向。

因此劇本便能夠將戲劇性達到最大化,也因此我們會看到編劇利用大量的打鼓橋段來詮釋安德魯在每一個階段的心境,而心境也就反應出鼓聲。這是編劇在劇本上的巧思,因為透過這樣的橋段才能反應出安德魯鼔技的進步並且將佛萊契緩緩地萌芽,也就是說我們能夠在每一個打鼓的橋段感受到佛萊契。

而編劇在寫劇本的當下就以決定佛萊契的重要性,才會如此撰寫劇本。不僅能夠加注劇本得戲劇性更能突顯佛萊契的重要,這樣的巧思也是《進擊的鼓手》為什麼能夠入圍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

從劇本看進角色、聽見鼓聲,而《進擊的鼓手》就像劇中得鼓聲一樣,給了我們一場爵佳精彩。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iflim傳影互動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