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心風暴:影評

AUGUST: OSAGE COUNTY

今天處於一個相當迥異的場所,我們回到了我不願回到的地方。這裡,你很熟悉,難以陌生,很久沒回來,卻一點也不懷念。並不是因為每次回來都沒有好事,而是之前種種不好的過往都鑲在你的腦海,揮之不去,雖已不浮現,但你知道這個時刻會跟你一件一件地公開,因為清算的時候到了。

如果說要概略地敘述《八月心風暴》那我想上述應該能夠使大家看見《八月心風暴》的開端,我們能夠從中發現編劇崔西‧萊特開端設立成相當玩味,透過角色的行為來一層層解釋女主角的設定。而心境則是導向非常灰色不鮮明的氛圍,能夠從中很清楚知道女主角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也能知道她的心境是什麼,但是她的行為實在令人難耐。

畢佛利(山姆‧薛佛飾)面試一位家庭看護,讓看護能夠照顧他的妻子。他告訴面試者:我的妻子有口腔癌,攝取大量藥物並且有藥物成癮。引用了自己喜歡的詩人T.S艾略特的詩句,來詮釋了他的妻子薇奧雷特(梅莉‧史翠普飾)的現況。「有刺的梨樹」、「我們圍著有刺的梨樹」

畢佛利很快速地就告訴我們,沒有人能夠與這棵有刺的梨樹一同生活。因此,我們就有了很好的開端,透過一個特點來間接地看見全貌,這是《八月心風暴》在劇本上的一個非常好的考量與設計。由於根據本著作改編,而編劇與作者皆是同一位,所以這對於改編上的作業,相對來說較為清楚;否則我們應該會看到過度扎實的劇情,反而會削弱《八月心風暴》劇本致力給我們的支離破碎。

其中崔西將梨樹設定有刺,但這一根又一根尖細地刺是如何長出來的,這點在電影中應該只有將主因帶出來,但因為要呈現茱莉亞‧羅勃茲與梅莉‧史翠普兩位角色在《八月心風暴》中的重要,所以崔西便將設定突顯,使原因淡化。如此我們才能看見梅莉‧史翠普在每一個橋段的精彩。

畢佛利曾與薇奧雷特的妹妹發生過關係,所以偷偷生下了一個男孩,而這位男孩長大後與薇奧雷特的二女兒相戀,這時薇奧雷特的妹妹才跟芭芭拉(茱莉亞‧羅勃茲飾)坦言:這位男孩不能參予這個家庭。但是他即將與二女兒私奔,然而薇奧雷特早就知道這項事實。因此畢佛利與薇奧雷特漸行漸遠,因此一個酗酒一個抽菸。

雙方不斷地逃避對方,畢佛利對薇奧雷特很愧疚,而芭芭拉因為離家就讀大學跟薇奧雷特結下仇恨再加上薇奧雷特得了癌症、藥物成癮使嫌隙更深。她越來越不喜歡母親,回想孩童時期,父親向來都很愛護芭芭拉,甚至希望能夠完成他想當作家的遺願。大學畢業、結婚、分居、小孩反目、薇奧雷特的自白,都讓芭芭拉的生活逐漸破碎。

就在二女兒即將表明私奔時,薇奧雷特闡明血親關係,同時她又再度坦白,畢佛利的自殺並不是一孤行。畢佛利希望薇奧雷特能夠原諒他,而給她一個方式讓他知道答案。而薇奧雷特心意已決,拿到了畢佛利的資產,決定要將這一棟在奧賽奇郡的房屋翻新成屬於自己的新居所。

這讓薇奧雷特與芭芭拉雙方的心境交融,薇奧雷特的自白,使芭芭拉作出決定。薇奧雷特丈夫自殺,所有的親人都離開,只剩下那位看護。芭芭拉丈夫出軌,又因暴怒使巴掌飛向女兒右臉頰,她的家人也離開了,最後的自白發現是薇奧雷特的報復,她上了駕駛座,揚長而去,不時伴隨母親的呼叫聲。家人全部離開,終究也形同陌路。這便完成了崔西在劇本的鮮明概念,讓這對母女詮釋支離破碎,也是《八月心風暴》劇本精湛之處。

茱莉亞‧羅勃茲跳脫已往的演繹方式,我很驚訝她能夠演出這類角色。一位演員跳脫原本的表演模式,需要一個全面的革新。曾以《麻雀變鳳凰》《永不妥協》《新娘百分百》知名的茱莉亞《八月心風暴》完全不同於已往她熟悉的角色,擺脫突出的角色特質,而主演相當滄桑的妻子、母親。

這不僅需要大量的投入,更加需要揮去對於自己的認知。我們能夠從中去發現茱莉亞的表演慣性,以芭芭拉這個角色發現她能夠再養成新得戲路,這對她在《永不妥協》榮獲最佳女主角後的作品,創造一個全新的機會將自身放進一部完全不同的作品裡,未來應該能夠在擒下一座奧斯卡。

最後,這位是編劇人生認為相當偉大的女演員。不僅演誰像誰,角色心境清楚、精緻,設定突出、鮮明。似乎沒有任何一個角色真的能夠難倒她,我不知道梅姨是如何做到的,更加不知道她是否能在超越自己。看看薇奧雷特,一個在美國中西部居住的癌症婦女,請曾飾演過英國女首相來演一個得癌症並且是美國本土意識強烈的角色,卻可以演到沒有瑕疵!聽不到一句英國腔,還有梅姨在說美國俚語跟髒話時,就是能夠將薇奧雷特的神韻一一呈現在鏡頭前,又一次──你終究得臣服!

崔西將《八月心風暴》的女主角與女配角撰寫成形同陌路,分別使薇奧雷特代表支離,芭芭拉呈現破碎,而這也使梅莉‧史翠普與茱莉亞‧羅勃茲,一位精彩、一位傑出。如此劇本與演員的呼應,就是一場絕佳的風暴!

圖片來源威望國際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